02书屋 > 大唐:从挑拨慈航静斋开始 > 第21章 摆脱纠缠

第21章 摆脱纠缠

        两人一追一逃,往北方草原深入了上百里。

        中间争斗了好几次,姜言手段虽多,奈何婠婠同样不差,更兼天魔双斩这种神兵利器,在他们这个武功层次,效用颇大,让他总是落在下风,郁闷至极。

        婠婠思索半天,也想不出眼前这个,无论内功、身法、招数都不弱于自己的同龄人,到底从哪里冒出,不禁娇嗔道:

        “好郎君,你不要逃了。再逃下去,一样是死,最后连这张好看的脸都保不住,还不如现在就让我在你胸口戳一刀,我保证会很温柔。”

        “婠儿你为何紧追不舍?若让人瞧见,还以为我是负心郎君,始乱终弃。”姜言边走边说道:“再过不远,便是突厥腹地。蛮夷兽性,可不会如我对你这般怜香惜玉。”

        婠婠柔声:“郎君若真的怜香惜玉,何不挺起男子汉的气概,同我光明正大的一战?”

        姜言并不停歇,随口说道:“若说光明,你有本事不用天魔刃,咱们公平比试一场。”

        婠婠立刻反驳道:“你若有本事不穿鞋子,和我赤脚相争,我便收起天魔双斩。”

        姜言一窒,竟无法反驳。他没了鞋子,当然还是能跑,不过难免会有一点不适应。高手相争,只差一线,或许这点不妥,就会成为致命的破绽。

        他轻声道:“我可不如你脚底板厚。”却也停下,再一次反攻过去。双手姿态不一,运起天山折梅手,拿向对手双腕。

        婠婠脸上露出喜意,全力催发天魔力场,将对方往自己身边牵扯,好像要将其抱住;同时转动天魔刃,同样攻他双腕。

        姜言屈指连弹,荡开刀刃,左右手各变换了招数,姿态优美,似小心翼翼的采摘玫瑰一般,动作轻盈,下手却极为无情。

        两人在原地你来我往,作的是生死之斗,偏偏看着却是一副唯美的画面:你旋我转,你走我随,如翩翩蝴蝶起舞,双宿双栖。

        忽然轰隆一声,天上已是乌云密布,雷鸣电闪,豆大的暴雨,倾泻下来,砸得碧草弯腰,石头哒哒作响。

        雨点落在两人头顶,便被各自真气迫开。婠婠额上已有细汗,显是耗费了不好气力;姜言更甚,头顶生出白雾,将功力运转到了极致。

        两人又猛攻一阵,各自后退了几步,都起一阵轻喘。

        婠婠立在一块石头上,微微抬头望天,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时候会下暴雨?”

        姜言却不答,只注视对方一双玉足,叹口气道:“雨水寒凉,没鞋的孩子真是可怜,你真就不怕生病么?”

        “要你管。”婠婠气道,双脚一踩,又攻过去。

        姜言双手往外一揽,雨点尽数入怀,以天山六阳掌,化作冰晶打出去。天上雷电一闪,漫是流光。

        婠婠见识过生死符的厉害,不敢怠慢,转动天魔刃,一兜一转,全都反弹回去,同时飞身扑过。

        姜言并不闪躲,迎着返回来的生死符而上,任由其窜入体内,闷哼一声,再起一波冰晶雨,同时使出天山折梅手。

        这一动作大出婠婠所料,措不及防,叫对方突破了天魔双刃的防御,被一掌打在胸口,激起浪涛阵阵,往后倒飞。

        她反应也是迅速,单刃往前一斩,天魔真气破体,撞入姜言胸口。

        姜言受此一击,倒退了几步,吐出一口血来,转身就走,毫不迟疑。

        婠婠往前两步欲追,胸口传来一阵疼痛,脸色一红,轻唾了一声道:“登徒子。”

        嘴角涌出血来,落在衣衫上,斑斑点点似桃花娇艳,便不再追。

        ……

        姜言一口气跑出几十里路,直到天色放晴,确定婠婠没有追来,才寻了一处有湖水的地方,停顿下来。

        “这姑娘,可真是够厉害,逼得我要以伤换伤,才能摆脱。”

        他早在生死符入体时候,就运转北冥神功,将之化解,所以身上的伤,实则是最后挨的天魔刃一击。

        好在并非被直接砍中,只是真气入体,破了一层衣衫,受了点内伤,与他打婠婠的一掌相比,实际对方伤得还要重。

        他怕落得跟鲁妙子一样,被天魔真气侵入内腑,折磨许久,是以先运功化解,才安心休歇了一晚,第二日一早便上路。

        姜言照着王通赠予的草原势力图册,预备要穿过肯特山,直通北海。本来在中原是要准备跟个商队过来,无奈天下将乱,商路已不通畅。

        走了好些天,因一路避开人群,还算平安无事,只是这天在一处小湖泊饮水,却遇到了麻烦。

        远远望着一小队突厥兵,约莫十几个人,纵马过来。

        此地平坦,根本无处躲藏,这些人一起抽出马刀,跳了下来,将他团团围困住。

        那一个头插鸟毛的领队叽里呱啦的一通,引起一阵哄笑。见姜言不懂,这人语气生硬的用汉话说道:“中原蛮子,可汗的牙帐就在前面,你来做什么?”

        姜言顿时明白,颉利可汗此时的牙帐应该在肯特山附近,那便正好在通往北海路径的直线上,不由得叫了声晦气,没好气的说道:“我欲往狼居胥山,观赏大汉霍骠骑雄风。”

        “狼居胥山在哪?”这领队有些好奇。

        姜言轻蔑道:“就是你们口中的肯特山,当年大汉将军霍去病,在此杀得匈奴蛮夷抱头鼠窜。”

        这人虽不明了这些典故,却觉着对方态度不好,又呜哇几声,举刀扑了上来。

        姜言脸上露出微笑,倘若他们在马上,还担分散逃开,立刻引来后患,现在便无顾虑,身躯一偏,错了开来,顺手夺过大刀,挥手一劈,一颗头颅落地。

        他不等其余突厥兵反应,先杀入敌阵,一刀一个,并无需费力总什么高深武功,转眼送这十几人归了西,一个也未逃脱。

        检视这些人留下的物资,马匹肥壮,人人都有一张好弓,如此军势,无怪乎不几年,突厥便强大到戎狄之盛,古未有之的地步,

        姜言挑了两把刀,两张好弓,两匹好马,将突厥兵的尸体绑上其余马匹,往南驱赶,以布疑阵。

        好在草原广阔,人丁又不是中原那般稠密,在他更为谨慎行进下,一路无事,顺利到达北海。

  https://www.02shu.cc/116_116840/638254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