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大唐:从挑拨慈航静斋开始 > 第25章 初到扬州

第25章 初到扬州

        “哈哈哈哈!”宋鲁又是一阵大笑,打趣道:“你若能够将所有赏格都拿到手,别说几个了,几十个妻子都养得起。”

        他忽然心里一动,想到大兄宋缺的女儿宋玉致,似乎年纪正好合适,不过此事也由不得他做主,便又抛开了这番心思,说起其他:

        “你刚才说的九阴真经我没听说过,不过另有半本九阳神功,倒是在我大兄手上。他曾说若是叫毕玄见到此书,或有大用,由他得来,不过是一本厉害一点的秘籍而已。”

        “哦?”姜言来了点精神,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有多少本金派秘籍跟了过来,本以为那张记载了逍遥派藏宝地的皮纸会有提示,可上面只有一行字:降龙十八掌-飞龙在天。

        合着拿到手的东西才给记录,那要这金手指有何用?

        “我离开中原有大半年了,原来九阳神功也出世了。”姜言无奈金手指没甚用处,只得自己打听消息,说道:“不过这等秘密,宋兄随口说出,未免也太过随意。”

        宋鲁不以为然道:“那秘籍是二兄宋智胜过一干江湖朋友,当众取得的,想瞒也瞒不住。何况就算有人知道又怎么样,还敢来宋阀强抢不成?”

        他左右看了一下,神秘兮兮的说道:“不过,大兄肯定是说错了,这本秘籍岂止是毕玄得到才能有大用,便是普通人练了,也能强身健体。

        姜小兄弟既然有繁衍子息的大志向,那这武功更显珍贵,其中有一篇能教人温养真阳,你想不想听听?”

        姜言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脸上带点古怪,说道:“我年纪轻轻,哪里用得上专门练功保养。倒是老哥你,看着也挺正常,怎地就……唉!”

        “去去去!”宋鲁没好气的道:“我好心好意,你却不领情,反来调侃。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对风月之事似乎也很熟稔,等长大些,我可真替天下姑娘们担心。”

        他为人爽朗大气,向来不以家世、地位和年纪而傲气凌人,在武林中风评极佳,这些年来走南闯北,可是替宋家挣下不少名头。

        两人互相打趣一阵,姜言又问了一些中原之事,不过是多出几家反王,几家帮派起了矛盾,别的倒不用太在意。

        宋鲁道:“你要回中原,走陆路恐怕会有很多阻碍,不若跟我去往渤海,宋家有大海船在此。一路往南,再到长江口换江船,可送你到江夏,离着竟陵就近很多。”

        姜言不意有此收获,十分欣喜,又拱手道:“照理说不该得陇望蜀,只是我从雪原寻来了九头异犬,经我调教,拖拽千斤如等闲,弃之可惜。不知宋兄可否捎带上它们?”

        宋鲁爽快的道:“无妨,如此神异的犬种,换成也舍不得丢弃,尽管带上便是。”似这九条狗不会占据值钱的财货空间一般。

        计议已定,姜言不再犹豫,带着寒玉跟上宋家商队,一路向南。那九哈果是神俊,惹得旁人啧啧称奇。

        等他们离开后几天,一队马贼来到此间,询问姜言下落,得知情况后,为首那个男子恨恨道:“可惜晚了一步,要是给我深末桓抓到这小贼,武尊和颉利可汗的赏格可是极为不菲。”

        而此时,姜言已经随着宋鲁穿过霫(xí)、契丹,到达北平郡,乘船离开。

        ……

        由北面往南,天气日渐变暖,二月的长江口,依旧繁忙,北来南往的船只十分热闹,不过岭南宋阀的名头终究是十分管用,纵然此地已经被沈法兴控制,也不敢有丁点为难。

        一行人顺利的换了宋家江船,一路往上,行到扬州,才停了下来。

        宋鲁解释道:“从北面带来的货物,自然不可能拉回岭南,一般在此要卖出大半,剩下的一些,才会逆流而上,去到蜀中,与解晖堡主交换物资。

        姜小哥若有闲暇,正好下船游玩一番,看看这江南第一繁华所在,如何让杨广那昏君都念念不忘,不惜民力从洛阳开凿运河至此。”

        他甚至佩服姜言,这些天来,除了偶尔外出观赏海景,竟耐得住寂寞,一人在船舱,终日苦修,全不似个未及弱冠的少年郎。

        也由此引起了宋鲁的一些好奇,两人切磋几次,他都落在下风,这还是对方有意想让,不禁感叹对方勤奋,能杀颜回风,绝非侥幸。

        对于扬州,姜言从前就有计较要来,一是有长生诀在此,二来总得看看两个主角是个什么状况,只是没准备这么早过来。

        这座城有五个集市,以靠近长江口的南门集市最为出名,虽天下乱像已至,可此城依旧繁华,人来人往,摩肩擦踵。

        此刻方是早晨,市集最为兴旺,各类售卖食物的铺位少说也有数十间,大小不一,为乘船的旅客提供朝食。

        姜言信步而来,路过一家极为忙碌的包子铺,见得一个矮胖的中年人,忙得手脚不沾地。

        旁边有人边买包子,边打趣道:“老冯,你今日又要做一回新郎,还不老老实实在家养精蓄锐,如此忙碌,就不怕到了晚上,手软脚软,无能为力么?”

        “那岂不是正好?”另有一个歪歪斜斜站着的青年,嘿嘿笑道:“我这人最是乐于助人,老冯耕不动地,我可以搭把手嘛。”

        话音落地,周遭传来一阵哄笑。老冯忙得满头大汗,一边递货收钱,一边厌恶的说道:“去去去,就算老子动不了,也能养在家里好看,你这连老娘都要买的混账东西,也配打她主意。”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买到了包子就走,没买到的过来,挤挤攘攘。其中就有两个十五岁模样的少年,一身破烂,看着满蒸笼的包子流口水。

        那青年也不生气,从怀里摸出几枚钱,换了包子,咬了一只叼在嘴里,摇摇晃晃,擦着姜言身边,轻轻撞了一下过去。

        没走两步,手便被人抓住,刚装备叫骂,手腕传来一阵剧痛,惨叫出声。

        姜言捏住他的手,一个翻转,被偷的钱袋已经不在手上,轻笑一声道:“转移的倒快。”转过头来,对那两个少年露出微笑。

        两个少年的容貌虽未完全长开,倒是意外的不俗。年长脸稍方的那个,心中虽然打颤,嘴上却是不饶,故作镇定的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俊的人么?”

        姜言笑笑,也不说话,伸手用力一捏,“咔嚓”一声,青年胳膊断了,跪在地上惨叫,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落下来,大声道:

        “好汉饶命!寇仲、徐子陵,你们两个遭瘟的小鬼,还不快把钱袋交出来?”

  https://www.02shu.cc/116_116840/638254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