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大唐:从挑拨慈航静斋开始 > 第29章 指点迷津

第29章 指点迷津

        按照原著来看,石龙得到的秘籍,分明应该是《长生诀》,怎会替换成了《易筋经》?

        姜言很是疑惑,神情却毫无变化,也不翻看,反倒坐了回去,问道:“秘籍在石兄手上,也有一些时日,难道一点收获都没有。”

        石龙苦笑道:“此经虽义理深奥,内容晦涩,可也难不倒我,只是每每运功欲要入门,总是心底升起一股烦躁,毫无进展。姜公子方才看出我未能入门,似乎对这门武功有所了解?”

        “我以为你得的是长生诀,那鬼画符没有主角的命,哪里能够入门?”姜言心中暗道:“不过,这易筋经似乎也有这个毛病,且让我想想要如何去说。”

        他随后一招,秘籍落在手上,边看边开口道:“此书乃是达摩面壁九年,集一身精华而成,当然不是那么容易学会的。

        其中关窍,等我看后为你道来。对了,石兄是从哪里得来这本秘籍?”

        石龙虽然心中有些焦急,还是按捺住了性子,说道:“姜公子当记得两三年前,各地天降流星之事。我那是正在宣州一带游历,眼见得一团火光坠于一处幽谷中。

        我想流星坠落必有陨铁,赶了过去,却是四周一片宁和,毫无毁损痕迹。我心有不甘,反复探寻,终于察觉一块大石显得突兀,掀开来看,便见着一个铁盒,里头藏有这本秘籍。”

        宣州幽谷?不会是寇徐二人埋葬傅君婥的那个地方吧?姜言暗中嘀咕,却不多说,只点点头,将一本秘籍看完,果然是如猜测中的那样,对商青雅的伤病毫无用处。

        他将秘籍一抛,落回原桌,与之前相比,一点变化也无,开口问道:“石兄觉得这《易筋经》里所载的武功道理如何?”

        石龙直起身子,郑重说道:“总一身之脉络,连五脏之精深,周而不散,行而不断,气自内生,血从外润。功成之后,心动而力发,一放一收,自然施为,无须用意,实在是最最上乘的武学道理。”

        寇仲与徐子陵竖起耳朵,一字不漏的听完,却两眼茫然,实在是无人教导过他们武学基础,是以每一个字都听得清,可连在一起,全不明白何意。

        姜言见得此景,轻轻一笑,说道:“如潮而涨,似雷之发,不觉其而自出,便如一叶小舟行于大海巨涛之中,浪起浪涌,小舟自然高起低伏,何须用力?”

        寇徐这才听得明白,自觉得了天大的武学道理,心中喜不自胜,脸上皆有激动。

        “若要用力,又哪有力道可用?又从何处用起?”姜言这一句话是对着石龙说的,对方紧皱眉头,心中有了一点念头,却总抓不住,急得满头大汗。

        他想了好一阵,不得要领,最终还是颓然起身,拜了一拜,道:“我资质驽钝,终究堪不破这层障碍,还请姜公子点破。”

        “既然此功最终神效是不求而得,那练的时候,便能强求么?”姜言一语,让石龙心底起了一个霹雳,一点光亮升起,将要冲破谜障。

        “习练此功,须得堪破‘我相’、‘人相’,心中不存修习武功的念头。”姜言进一步解说,有叹道:“只是修行之人,必定是秉持勇猛精进,以期尽快从中获取好处,如此便是南辕北辙,怎可成功?”

        石龙已经全然明白,想了一想,颓然坐了回去,说道:“要心无所往,当真是千难万难。我一拿起此经,自然是存了习练的念头,这一辈子,怕都不是没有机会练成。”

        “也不尽然。达摩祖师岂会传下一门练不成的武功?”姜言反问一句,叫石龙升起希冀,听他说道:

        “你只需将这经书背个滚瓜烂熟,再抛去不管,日不想,夜不思,如同忘却,将来遇到过不去的危险,自然而然就能催发,一朝功成。”

        “这怎么可能?哪有能够主动忘记的武功?”寇仲脱口而出,徐子陵补充道:“而且太过缥缈,若是顿悟不成,岂不是连命都要丢掉?”

        石龙也跟着摇头,两人所说,便是他所想。

        “如此便有第二种办法,那就是骗!”姜言轻笑道:“还是将经书背熟,却不去练,而是寻一本达摩传下的正宗禅宗武功来,照着练习。两者都是一脉,必然是有某种联系。

        日积月累习练之下,有意练习的是禅宗武功,自然会带动无意而成的《易筋经》。只要入了门,后面的东西,就没那么玄奇。”

        石龙仔细思考,确实是一种办法,又有些担心的问道:“从前有人这样练成么?”

        “我不知道。”姜言坦白答道:“这经书一直是禅宗不密之传,以前从未在江湖现世,我也是刚才看了秘籍,才想到这个法子。”

        石龙一怔,立刻说道:“好歹是条明路,放弃我也心有不甘,何妨一试。”

        他又站起一拜,说道:“姜公子帮我如此大忙,若有差遣,定不推辞。”

        “还真有件事要拜托你。”姜言笑着一指寇仲与徐子陵,说道:“这两个随从是我无意得来,怜他们资质不错,预备要好好调教。

        只是我近来繁忙,无心照料,便想请石兄收在门下,随意教他们一点武功,多少也能自保,免得出去叫人随意揍个鼻青脸肿,丢我脸面。”

        寇仲大惊,问道:“公子,你不要我们养那个什么二哈三哈了么?”他与徐子陵见得姜言武功更强,自然是想要跟着他,学更厉害的本事。

        “牧场颇大,由得他们随意撒欢,也无须专人照料。你们两个,还是安心习武吧!”

        姜言说完,石龙也不推迟,点头应承下来,当即让寇徐二人叩头拜师,算作正式弟子。

        两人一天之间,从一个底层朝不保夕的小混混,成了扬州第一高手的徒弟,变化天翻地覆,一时如坠梦里。

        姜言便告辞而去,临走之际,说道:“石兄还得了《易筋经》的消息,不要暴露的好,毕竟是禅宗的东西。否则达摩一脉嫡传道信和尚过来索取,甚至因你看了秘籍,要你剃度出家,如何是好?

        必要的时候,不妨以《长生诀》来做掩护,那书历代看过的人不少,也没见着谁练成,已谣传为上古道经,感兴趣的可不多。”

        石龙思索一阵,佛门经南朝、隋文帝多次抬举,势力广大,很是霸道。当下深觉姜言之言,甚是有理。

  https://www.02shu.cc/116_116840/638254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