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大唐:从挑拨慈航静斋开始 > 第58章 梁上君子

第58章 梁上君子

        姜言顿时来了兴趣,好奇道:“谁?”

        “‘魔隐’边不负!”白清儿不等他继续追问,便自顾自的说起理由:“这个人在阴癸派的地位够高,江湖中的名声也大,公子杀了他,就能出口恶气。

        他武功确实很高,但以我的切身体会,应该比公子稍差一些,凭借你的手段和智慧,突然出手,他定是经受不住。

        再者此人性子恶劣,在门中一向是独来独往,和门主、其他长老,都没什么深厚的交情,就算你杀了他,也不会有人甘冒大险,替他报仇。”

        这一条一条的,全是为了姜言考虑,似乎她不是阴癸门人,而是其心腹手下一样。

        姜言默默算计片刻,似乎可行,开口道:“他和你有仇?”

        “是!”白清儿毫不犹豫回答。

        “那好,我就为你报这个仇。你可要记得,欠我这个人情!”姜言立刻顺着说了一句,白清儿愣了一下,连忙点头,又露出媚笑,躬身一礼。

        她这次不去用手捂着衣襟,道:“那清儿谢谢公子,大恩大德一定放在心里。”说着还拍了拍胸口,余波激荡。

        等直起身来,却见对方并未看她,而是侧着耳朵,似在倾听。

        接着白清儿耳朵里传来姜言的声音,道:“有人来了,武功很高,是那日围堵我的其中一个。”

        话一说完,他右手一挥,面前茶杯中的水被抽了半杯在手中,脚下轻轻一点,扶摇直上,落在梁上,又好像羽毛一样轻盈,毫无声息。

        白清儿立刻反应过来,重重的叹了气,同时轻移脚步,坐在的刚才姜言坐的位置,脸上挂起一丝愁绪,低下头来。

        “吱呀”一声轻响,她眉头一皱,不悦道:“我不是说过,叫你晚点来,怎么……”

        她抬头一看,脸上的不快还没消除,便转为惊讶,立刻站起来,道:“原来是边师叔,你怎么来了?”

        头顶上的姜言收敛了气息,一点不漏,低垂眼皮,用余光打量这位看似潇洒,可眼中满是淫邪的中年人,听明白了白清儿的暗示,此人就是边不负!

        “怎么,清儿不欢迎我么?”边不负姿态从容,微微仰头,背着手踱步进来,盯着白清儿道:

        “你这身装扮,可真是美妙得很,是不是知道我要来,特意准备的?那师叔可就不客气了。”

        白清儿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说道:“师叔说笑。我还有点帮会的事情要处理,可否容我先去办事,再来作陪?”

        边不负已走到旁边,伸手搂住她的腰肢,说道:“事情永远做不完的,享受美妙,才是人生真谛。”

        白清儿不很情愿,往外一挣,手撑在桌子上,无意拨弄了茶杯,掉落下去。

        “唉,我以为和清儿多次灵肉交融,应该彼此情深才是,想不到你还怕我。”边不负嘴里叹气,脸上却满是戏谑的神色,靠近对方耳朵,说道:

        “你这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欲拒还迎,可真叫人心里痒痒。”

        他手顺着往下,白清儿仰面,脸上露出愁苦,却不敢反抗。

        突然门外来人,刚才和白清儿说话的那侍女声音传来道:“边长老,婠婠小姐有过吩咐,襄阳城事关重大,白清儿小姐的位置是关键,叫你无事不要过来打搅。”

        “可我有事!”边不负兴致被打断,十分不悦,转过身来,摆手道:“你一小小侍女,懂得什么,速速离开!”

        那侍女不依不饶,道:“边长老有何要事,还请明说,我稍后也好跟小姐禀报。”

        话音方落,却见一道人影已冲到面前,“啪”的一声,抽在脸颊,将她打飞出了书房门。

        姜言在梁上看得分明,边不负只是脚下一点,就轻松跃出三丈之远,显然身法十分高明。以他计算,若双方之间隔着十丈距离,也要在十里开外,才能追上。

        至于对方武功路数,单从这一招,也能瞧出个突然与诡异来,很不好对付。若无把握一击得手,定会打草惊蛇,还不如能等对方去了城外人少的地方,再行出手。

        “要事?老爷的欲火便是要事。”边不负站在门口,冷声道:“休说是你一个小小女婢,就算婠婠过来,也不敢对我这般放肆。

        算你幸运,今天有清儿这等美味佳肴在,我不吃你这碗残羹冷饭,否则定要叫你知道我的手段。

        要告状就尽管去,顺便替我转述一句,休说你家小姐现在还不是宗主,就算做了宗主又如何?还敢拿我边某人怎么样不成?”

        那侍女半边脸肿得老高,噗的吐出一口带牙的血,不敢答话,灰溜溜的离去。

        边不负这才回转,将书房门重重一关。

        白清儿脸上挤出笑容,说道:“师叔似乎心情不好,难不成北上招揽朱粲不利?”

        “对,空跑一趟!”边不负这会又不着急,坐在了主位,叹道:“并非是那朱粲不识抬举,而是他与他那娇艳如花的女儿,已被人杀死。”

        白清儿有些惊讶,忙替对方斟了杯茶,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我没有听说过?”

        边不负道:“前天夜里才发生的事,哪有那么快传到这里?我刚好去晚了一步,昨天凌晨赶到时候,两人已经惨死。

        可惜,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在路上采摘那几朵鲜花,兴许还能救他们一命。”

        白清儿心中腹诽,脸上却不敢有丝毫展露,又问道:“师叔可知是谁杀了他?据说那朱粲武功十分高明,完全不在钱独关之下。

        加上两万如狼似虎的大军,就算是师父出手,怕也很难找到破绽,难不成是宁道奇?”

        边不负摇摇头,道:“是姜言那小儿!”

        “啊?”白清儿十分震惊,强行忍住抬头看的欲望,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怎么会是他?”

        “咦,你的声音为何颤抖?”边不负有些奇怪,白清儿心里慌张,正要解释,却见对方一副恍然神情,道:“你是记起了那生死符的滋味?”

        见得对方点头,他脸上露出淫笑,道:“哦,原来清儿也食髓知味,喜欢上了上次那种痛苦并快乐的感受。”

        他又站起身,拉对方到了怀里,咂吧嘴唇,说道:“我也是从两人的尸体上看出一点蛛丝马迹,是中了那小子的独门暗器生死符。

        只是可惜,传闻那朱媚的功夫十分了得,若是能够在她生死符发作时候,与之欢好,定然很是销魂。”

        白清儿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听他提及这些,回忆起屈辱并痛苦的一幕,心中暗恨,当下拿定主意,左右看了一眼,装作害怕道:“师叔,你说姜言会不会来找我?”

        “很有可能。”边不负心里不这样认为,嘴上却温柔的说道:“那人出手狠辣,不留活口。清儿可是要我贴身保护?”

        白清儿脸上露出一丝挣扎,又似乎拿定主意,主动环住对方的脖颈,身躯却往后仰,成了一个反弓字形。

        这种姿态叫边不负兴致大增,前跨两步,跟着弯腰。

        白清儿把嘴唇放在他的耳边,轻吹了口气,却是朝着梁上做了个“动手”的口型,手上猛然用力,往下一拉。

        边不负下意识的脖子上一用劲,稳住双脚,却见对方双目迷离,嘴吐春声,顿时了然,笑道:“好师侄,看来你是等不及了。”

        他卸了劲力,双手往下一撑,俯身而下,猴急的啃去。

        就在这时,姜言从空中飘落,单掌轻盈的按去。

        等边不负有所察觉,脖颈仍被扣住,刚要挣扎,背上有十多点寒凉没入。

  https://www.02shu.cc/116_116840/638254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