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大唐:从挑拨慈航静斋开始 > 第62章 大幕开端

第62章 大幕开端

        “什么?”此言一出,满楼震惊,宋鲁忍不住脱口而出,又有些尴尬,道:“丁兄莫要开玩笑?”

        “又甚好玩笑的?”姜言立刻不悦道:“我练功出了岔子,才导致发虚皆白,实则不过是一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而已。”

        这样一说,反倒是宋鲁有些不好意思,连连道歉,罚酒三杯。

        姜言这才大度的表示不计较,问道:“宋兄从东海来,听闻一路上并不太平,未知究竟局势如何?”

        宋鲁道:“瓦岗寨李密突然出兵,占据了运河,切断扬州与洛阳间的联络。这样一来,朝廷威严荡然无存,自然约束不住各地豪强。

        吴兴郡守沈法兴起义,拥兵六万,占据长江以南十几个郡。这本是李子通看中的地盘,他自然不愿放弃,不但下令攻打,还要与之联盟的江淮军一起出兵。

        杜伏威隔着老远,怎肯为他火中取栗,便提议先打下扬州,打通道路,再来计较。这下轮到李子通不愿。

        由是两方争执,李、杜产生嫌隙,加上沈法兴三足鼎力,反而便宜了杨广,威胁顿去,重新歌舞升平,还要选秀女来着。”

        姜言哑然失笑道:“不愧是古今往来第一败家子,到了这个时候,还有这份闲心,怕是不知刀已临头,江山社稷与自家性命都难保。”

        “这天下第一败家子的说法,倒是有些意思。”宋鲁笑道:“咱们这位皇帝,不但沉溺享乐,还要千秋万载。

        我路过扬州时候,无意得来消息,他派出宇文化及,替他寻找长生诀,想要练成后,长生不老。”

        “剧情来了!”姜言心中暗叹一声,来这世界八年,终于等到了大唐原著世界故事开端的一刻。

        也不知在他这一只蝴蝶翅膀扇动下,还有多少故事能够沿着原有轨迹进行。

        “长生诀自广成子创出之后,无数江湖俊杰、天纵之才看过,无一人练成,不知道这人哪来的自信学得会?”姜言嗤笑一声,道:

        “还有江湖上谁人不知,那宇文阀历来就有二心,就算宇文化及得了秘籍,也会造出一本假的给他,也不怕练后一命呜呼?

        到那时候,李阀肯定是要反的;独孤阀惯于伏低做小,看谁有本事就投靠谁。

        就不知宋阀要如何行事,是仍旧做壁上观,还是毅然出兵,杀入中原,逐鹿天下?”

        楼内顿时安静,众人纷纷看来,那宋师道脸色一变,宋鲁却面不改色,笑了笑道:

        “宋家不过偏安一隅,做点小本买卖而已,这争天下的游戏,可不是我们这等小门小户能够玩得起。”

        姜言哈哈笑了两声,说道:“银须宋鲁,真是妙人!”

        他也不说妙在何处,转头朗声道:“丁某要去往东海,哪家船快,可否捎上一程?”

        “现在处处都是危险,想要坐船,要么有钱,要么有名。”一个绣有鱼纹图案的中年粗汉,冷笑道:“你这老小子有什么?”

        姜言看了一眼,说道:“原来是宇文阀的狗腿子,海沙帮的人。爷爷有巴掌!”

        他双脚用力一踩,整个人直直的弹了起来,如狂风一样,迅猛的奔了过去,那海沙帮众尚且来不及反应,“啪啪”两声,左右脸各挨了一下,肿胀起来。

        “你!”这人站了起来,刚吐一个字,顿时晕乎乎的,往后仰倒在地,砸得地板砰的大响。

        边上几个喽啰吓得一哆嗦,候姜言走了回去,才一探此人鼻息,还有气出,放下心来,抬着他灰溜溜的走了,大话都不敢留一个。

        宋师道看了宋鲁一眼,后者摇摇头,径直说道:“丁兄真是谨慎,半点武功都不露,叫我想探探底都不能够。”

        方才对方出手,全没用身法,只以劲力硬起,那一巴掌也就是仗着力大速度快,根本看不出什么门道。

        姜言哈哈笑道:“我师门得罪的人太多,可不敢轻易露出根底,老哥勿怪!”

        他拿起桌上酒杯在手里一拍一搓,一颗颗大小差不多的瓷片,从手中簌簌而落。

        宋鲁面露惊骇,这一手非内功极为浑厚者不能办到,二兄“地剑”宋智恐怕也力有未逮。

        周遭有识货之人猛吸口气,那些个青年、少年人,俱都看得眼睛一亮。

        立刻就有人站了起来,说道:“他们海沙帮有眼不识泰山,咱们巨鲲帮可是最敬英雄。正巧我们有一趟船要返回东海,阁下若不嫌弃,可载你一程。”

        姜言似笑非笑的看了对方一眼,点头同意。

        巨鲲帮也是八帮十会之一,现在这个局势,并未有大乱,当然不会有人刻意拦截,倒是不错的选择。

        不过这人恐怕不知,和海沙帮投靠了宇文阀一样,暗中站在巨鲲帮后面的是独孤阀。刚才他可把几个门阀都讽刺了一遍。

        这人见姜言同意,不禁大喜。

        江湖上名望最是值钱,从何得来?靠得是武力和朋友捧场而已。捧场的朋友越是厉害,所得名望越高。

        于是姜言辞别了宋鲁叔侄,同巨鲲帮一道,顺流而下,过历阳、扬州,都畅通无阻。

        只在江阴地界,李子通和沈法兴起了一场大战,等了三四日,才被放行,见着了东海。

        姜言上次坐宋阀大船,从辽东一路沿海岸到了长江口,早就领略了大海的波澜壮阔,现下却还是要装作看得津津有味。

        他流连两天,那汉子只是一个中层头目,几番向上禀告,说姜言厉害,请帮主招揽,却不被待见,无奈何眼睁睁的看着这样一个大高手离开。

        姜言离了此地,往上绕了一大截,才又换了另一副商贾模样,折返扬州。

        他上次来此城,是从南门进入,并无阻隔,这次换了北门,要严了许多,城门口全是兵卒,动辄搜查。

        不过银子开路,无往不利,轻而易举的混入城中,候到夜里,才恢复本来面目,进了石龙府上。

        此刻石龙书房仍旧有灯火,姜言避开守卫,摸了过去,刚一触及房门,便感应到门后有人蓄势待发。

        他并不停顿,推开房门,果然一道劲风袭面而来,似泰山压顶一般,叫人喘不过气。

        姜言抬手轻轻一拍,两掌相接,一股浑厚的真气从对方掌心传来。他逆转阴阳,反攻回去,阳刚之气撞在对方手掌。

        这进攻之人抵挡不住,往后退了几步,满脸惊骇。

        姜言笑道:“石龙兄,多日不见,为何如此待我?”

  https://www.02shu.cc/116_116840/638254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