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大唐:从挑拨慈航静斋开始 > 第95章 偷得一日

第95章 偷得一日

        “啧啧啧!姜大侠可真是厉害,只出一个名头,就吓得独孤阀的嫡子不顾脸面,将一个鼎鼎有名的‘红粉帮主’送到床上。

        只可惜他不知道,姜大侠是个木头人,美人计施展不开,吓得立刻就落荒而逃。”

        寿宴结束,  两人已经离了王通府邸一日,石青璇仍旧忍不住想要调侃姜言。

        姜言也不甘示弱,道:“非是我木讷,实在是珠玉在前,谁管那些瓦砾?”

        “原来如此。可惜后面东溟公主又送上门来报答,却诚意不够。若是她以身相许,  说不定姜大公子就同意了呢?”

        石青璇对着外人,即便总是带着面纱,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可在母亲和姜言面前,话不由自己的多起来,很是活泼。

        姜言立马点头道:“就是,亏这东溟公主偌大名头,真不晓事,这种事情,还要我开口明言不成?

        还是璇妹深知我心,当年不过是小小的帮了碧师叔一点忙,就滴水之恩,涌泉以报,跟我定下终身。”

        石青璇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我何时……”

        “你忘记了?”姜言慢慢靠近,道:“我们初见之时,你曾经说,若我能够帮着碧师叔疗伤,  便愿倾尽全力报答。”

        “可这与定下终身有什么关系?”石青璇当然不依。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都是一回事。”姜言揽过她的肩膀,  道:“你在幽林小筑也闷久了,  难得出来。

        这次先去泰山看看日出,之后再好好想想,接下来去哪游玩?”

        石青璇白了他一眼,知他向来无赖,果然不去纠结,心里很有些雀跃,但仍旧说道:

        “还是算了,那傅采林一把年纪,不顾身份地位,要找你麻烦。

        咱们还是先去襄阳,找你说那门剑法,这件事才是最紧要的。”

        姜言笑道:“学任何武功,都没法打败傅采林,要赢他终究还是靠人。就算我得了秘籍,也只能算是参考。

        况且五年漫长,足够我把武功练到打不过也能跑的境界,不用那么着急。

        听我的,先去泰山,  再往东海,  说不定还能撞见宋家大船,再蹭一回。”

        石青璇也不再劝,点道:“好,你拿主意就是。反正到时候我们一起去高句丽。”

        姜言转头看她,她也平静的回看。

        此时天阔云高,微风不起,姜言心中如有雷霆震响,缓缓点点头,道:“好!”抓紧了石青璇的手。

        他素少大志,自觉不是当皇帝的料,无意参与逐鹿。

        穿越而来,除了勤勉练功、以为自保之外,并没有什么宏大的目标,所求不过是让自己舒心,身边人过得好一些。

        比如原身的父亲,和自己关系不大,他本可以不报仇、不杀杨广,或者等着昏君被别人杀死。

        但他心里不爽,有能力有机会,便毫不犹豫动手,不去管后面惹下许多大敌。

        比如商青雅的伤势,没有人苛求他一定要找到虚无缥缈的治疗手段,连鲁妙子都不报希望。

        他年不及弱冠,却肯东去北往,历经千辛万苦,还是将寒玉床和九阴疗伤篇带回。

        如此种种,全是率性而为,也不知指望谁能理解。

        石青璇这一句话,让姜言觉得,似乎自己所做的一切,也是值得。

        ……

        齐鲁一地,姜子牙治齐以来,便是沃土。但眼下人烟稀少,田地荒芜。

        后世或有人洗白杨广,说他为了打击崤山以东的门阀士族,才发动征讨高句丽的战争。

        可三次大战,山东门阀屁事没有,五姓七望延绵到唐末才终结。

        与之相反,这一片广袤大地上的百姓,却死伤惨重,家破人亡。

        倘若这些兵卒能够杀敌,还可用战功换点抚恤养家。可惜被“广大帝”送成了京观,连累的家中妇孺无所依存,不得不流离失所,奔走乞活。

        此地尤甚。是以一旦王薄举起义旗,应者云集。

        其后瓦岗寨、窦建德、杜伏威、李子通等,大大小小的后来者,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灭之不尽。

        偌大一个帝国,在本该走向巅峰时候,轰然倒塌。姜言不过是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贡献。

        两人见得这番情形,叹息不已,却无能为力。只得逼着自己豁达,对这等无力解决的问题,也不去多想。

        孔子曰:“登泰山而小天下!”

        两人夜间来此,反而觉得天地更为广阔。头顶星辰若灯,十分亮眼,牵引着视线,一直往更高更远出探寻,几乎脱离了人间。

        “山明月露白,夜静松风歇,泰山夜间更有一番滋味,却少人所知。”姜言道:

        “幸亏你带着我过来,否则也要如寻常人一样,错过了这般美景。”

        石青璇得了夸奖,心里美滋滋,盯着星空,说道:

        “我不过是想着今夜乃是七夕,离得近一点,可以看看牛郎织女。”

        她将头靠在对方肩膀上,有些哀伤道:“他们两个真是可怜,一年只有这么一次相会。”

        姜言伸手将她搂住,漫吟道:“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这曲子真好!”石青璇整个人缩进姜言怀里,双目迷离,良久才道:

        “不过我宁愿平澹一些,也不像要他们这般,一年只见一面。”

        姜言轻声道:“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是天天见面。”

        “也对欸!”石青璇眼睛一亮,整个人顿时明快起来。

        两人静静等到了天明,姜言又用“云行信长风,飒若羽翼生”之句,赚得石青璇满心崇拜。

        虽然以他之才,也能作出几手自己的诗来,但唐人诗篇已然尽美,超越不去,他并没有什么道德洁癖,借鉴一番,未尝不可。

        况且此事自古便有公论:“读书人之事,非窃也!”毕竟自己创作,不如拿来就用!

        其后两人下山,一路到了东海,见得波澜壮阔,心胸无限。游玩几日,才在石青璇的催促下,启程往襄阳而去。

  https://www.02shu.cc/116_116840/639225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