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九洲从修复系统开始变强 > 第十五章中秋诗会下

第十五章中秋诗会下

        二楼八位阴阳学宫的主管此刻也正围成了一圈。

        “此词一出,肯定是魁首了。”

        “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此子果然大才!”

        “胸有沟壑,方可写出如此绝美的诗词,老夫等会必要好好会会这惊世之才。”

        “诸位,送上去吧。”

        “待我抄写一份。”

        “同抄。”

        ……

        依据往年兰亭阁中秋诗会的惯例,诗会结束取甲上三首,甲中十首,甲下三十首,乙等百首,于子时张榜于兰亭的墙上。

        产生千碑异象的诗词,无论是否与中秋有相关联亦是不能刁难,必须算是甲上三首之一,诸圣贤认可可不是闹着玩的。

        此刻才亥时,还有大约一个时辰的时间结束。

        杨修等人已然已经在船楼之内,一边等待消息,一边在兰亭阁处不远处赏月游湖。

        而刘然等人依然坐在木亭里等待张榜的消息,他们六人之中,目前已经得到消息,有三人所作的诗词递上了三楼。

        上万文人才子参与诗会,仅有上百人入围,入围几率堪称吃鸡。

        年少成名时,不止年轻儒生这么想,中年老年也这么想。

        这不唐国公今晚也到了诗会,只是杨轩他还不知道,他的好大儿抄了一首绝世之诗,身为儒将,此刻他正在与友人们高谈论阔中。一位颇为有威严的中年男子道:“今年中秋诗会,总算没让我失望啊。”

        “是啊,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儿郎竟有如此文采。”

        还有一位尖声细嗓,面貌白净的男人道:“无论是哪家的儿郎,皆是我大武之福,亦是吾等人族之福。”

        杨轩听完便道:“是啊,也不知道我那混账小子能否在兰亭阁中留诗一首,既然他已能修炼,我倒是希望他尽快成婚,然后把修为迅速提上来,这样我也就毫无顾虑前往边疆之地了,如此我父亲和我那几个弟弟也安心驻守封印之地。”

        若是有人有心在远方观察必会发现,几人身边十米一暗哨,百米一明哨,可见在此的几人身份不俗。

        杨修等人的楼船漂在永平湖上,一轮圆月倒影在湖里,很是明亮。有夜风轻起,吹得众人长发飘飘,也吹皱了这一湖秋水,那月亮在水中荡漾,变得模糊起来。

        气氛有些尴尬,曾经的闺蜜,如今却倾心于一人,本来她们都是闺中密友,如今却成了明晃晃的电灯泡,而众男子们在美人面前也不再与侍女调笑,只能握着手中美酒一饮而尽。

        杨修继续着他的直男行为,一直盯着夏心怡看,不得不说位置相当好,顺便还能瞄几眼虞雨柔和项燕。

        夏心怡则是被他盯得抬不起头来。

        好在此时杨修道:“时辰快到了,我们准备下岸吧。”

        此时兰亭阁三层楼上。

        窗外月明,此刻无声。

        朝中大儒秦秉中站在窗前捋着长须,等会百人应景而赋。若无佳作,估计三甲非这首词莫属了。

        说罢三层楼的诸位大儒便都走下了兰亭阁,对着兰亭阁外众文人才子道:“亥时以过半,榜上甲等学子入内场,乙等百人外场畅饮,静候甲首诗词。”

        八月十五子时,兰亭阁张榜,由大儒正气所书写的榜单此刻悬挂于兰亭阁阁顶处。

        只见榜单上标写着第一名杨修,第二于亮,第三王定远,第四名张河,第五名邱一铭第六.........

        杨修等人挤过人群,周正便看到了周忠,便道周忠道:“爹,这里我们在这,刚刚引动异象那首诗是修哥儿做的。”

        此话一出,众大儒皆望向这边。

        看着杨修,秦秉中对他说道:“杨世子居然是你,没想到啊,你居然也是如此的博学多才。”

        “老夫秦秉中,请问杨世子诗中的女子可在此处啊?”

        “原来是秦大人。”

        “心怡,秦大人叫你你出来一下吧。”杨修毫不犹豫的对着人群中喊道。

        此时人群之中很有默契般让出了一条道路众人也随着夏心怡走到了兰亭阁前。

        秦秉中一看道:“原来是梁国公府的夏小姐,好,好啊,小友好福气啊。”

        听到这话,夏心怡已是满脸羞红。

        “师弟啊此中秋,是否可还有佳作。”

        “原来是陆师兄,没想到你也来诗会了,说没有那肯定是假的。”

        听到杨修这样的回答,场上众人一阵唏嘘。

        此时一人直径走了出来便对杨修道:“兄台一首绝世之作已是近年来中秋诗会的盛况之一,莫不成兄台还能做出一首。”

        “是啊,这国公府世子,未免也太会说大话了吧。”

        嘈杂的声音顿时而起,有质疑,有相信,也有厌恶。

        只见杨修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此话一出众人皆静,但是过了许久也未见杨修再发一言。

        此举弄的众学工管教以及大儒们内心既是瘙痒。

        阁楼之上某位中年男子:“这臭小子,居然念了一句就停下了,挺会钓鱼的嘛。”

        “你平时就教他这些了?”

        杨轩无奈的看了看这位中年人,道:“来时我还硬想给他塞几首我写的中秋词,谁知道他最近就像开了窍一般,要不是体内的浩然之气和紫阳道人的判断,我都怀疑他被人夺舍了。”

        中年人闻言安慰道:“任何人夺舍遇到浩然之气神魂必定灰飞烟灭,更何况这是他本身产生的浩然之气,你就别多想了。”

        此刻众大儒实在是按耐不下去了,便对杨修说道:“小友你就别藏着掖着了,快点细细道来,哪有作词做一半的啊。”

        “是啊师弟,快说啊。”

        “哈哈那行,我就不打趣你们了,各位师兄先生们听好了。”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心怡,这首诗你喜欢吗?”

        无论是在兰亭阁的众位大儒还是众人,此刻都沉浸在这首关于月的词中。

        千碑石再次发出耀眼的金光,但是这金光此时却是冲破了天际。

        阴阳学宫内文钟再次响起,钟声六响。

        亚圣小院内,张圣不由得感叹道:“这小子,居然能惹出这么大的动静。”

        “这个徒弟看来是收对了,亚圣之资旷世罕见啊。”

        兰亭阁阁楼之中,某位中年男子:“杨爱卿我看你可能不用着急给他寻婚配了,你看到没有,夏爱卿那个女儿,那望眼欲穿的眼神。”

        “这女儿奴这回可是赔大了。”

        杨轩无奈的看了看中年男子。

        梁国公府内,夏无极打了几个喷嚏。

        “最近天气转凉,可是以我的修为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打喷嚏呢。”

        兰亭阁中。

        夏心怡听到杨修的问话后,双眼看着杨修道:“其实我来之前便想过了这几日我们的相处。”

        “我知道你平时就是个纨绔,我确定我喜欢你,但是我不确定我是不是喜欢你。”

        “因为或许是你遭了难,我的愧疚感,让我变成了这样的心态。”

        “今晚过后,让我好好冷静一段时间好吗?”

        听到了夏心怡的回答,项燕和虞雨柔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夏心怡。

        然而杨修则回复道:“嗯,心怡我不要求你立马回答我,我等你的回答便是了。”

        朱广茂此刻和项燕看着虞雨柔的眼神一致,不过他看的是杨修。

        异象已过,秦秉中等大儒,回味过来后便问道:“小友这词以何未名?”

        只见杨修走到千碑石前,刻上了四个字,水调歌头。而后再次刻上三个字,“永兴赋”。

        而后杨修便带着众人离开了。

        众人皆无人阻止,因为他们都知道此词一出,九洲与月有关的诗词,都是黯淡无光,浑然无色。

        至于永兴赋在场的又有谁能再次超越。

        众大儒在商议后便开始拟榜,中秋诗会三甲首第一名杨修水调歌头,第二杨修永兴赋,第三于亮颂月。

        至此中秋诗会结束。。。

  https://www.02shu.cc/139_139310/661047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