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我的悟性爆炸了 > 第二百章 请了个要命的神(8000)

第二百章 请了个要命的神(8000)

        刀芒璀璨,铺天盖地。

        当刀芒出现后,犹如天上的圆月下坠,月光都无法掩盖刀芒的肆意挥洒。

        璀璨的刀芒宛如烈日,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势,朝着白发老人席卷而去。

        ——斩人!

        此刀一出,天崩地裂。

        徐白虽然并未达到超凡,也未到达超凡境界的九品,威力或许有些下降,但斩人所带着的气势,在金色和灰白色交织的混乱中,带着令人绝望的恐怖。

        除了天变之外,还有技能阴阳共存的加成。

        这一刀,势不可挡。

        前方,树林昏暗。

        即使是能与日月争辉的刀芒,此刻也不能侵入白发老人一分。

        那昏暗,是白发老人而起。

        昏暗围绕着白发老人,层层叠叠的,让人无法看透其本质。

        身处昏暗之中,白发老人的话语,带着疯意。

        “啊,好强的年轻人,放在枯竭前,也是震古烁今的人才。”

        “好可惜好可惜!这样一个天才,马上就要命绝于此,真是令人唏嘘。”

        “不过,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肉质一定很香吧,一定能延缓我的状态。”

        “哎呀,流口水了,我要……吃了你!”

        当最后一句话说出时,白发老人突然出手了。

        也不见他有太大的动作,就见到白发老人微微抬起右手。

        右手上空无一物,除了皱起的皮肤之外,食指和中指弯曲,做了一个弹指的形状。

        白发老人微微用力,中指弹出。

        下一刻,一股庞大的阴风吹过。

        还不等徐白反应过来,这阴风就像刀子一样,将璀璨的刀芒一层层的切割开来。

        刀芒在破败,一切在消散。

        如果徐白是超凡境界的实力,斩人没有这么容易破,甚至可以将白发老人斩于刀下。

        但现在,看来不能。

        这白发老人的实力,必定不属于蜕凡境,一定达到了超凡。

        因为以徐白如今蜕凡境六品的实力,再加上他越阶而战的能力,在蜕凡境已经堪称无敌。

        “真强啊。”

        阴风附身,耳边传来凄厉的惨叫和令人头皮发麻的哀嚎,徐白感觉到全身一痛。

        身上,由不灭魔魂佛身构造而成的花纹,让徐白拥有无与伦比的防御力和恢复力。

        但这一切,在白发老人弹指之间,在濒临破败。

        肉身在陨灭,疼痛如排山倒海,一波接着一波。

        金色和灰白色在不断地流转,天变混乱将徐白裹挟。

        在天变的辅助下,破败的身躯在徐白身上不断恢复着。

        恢复力与被破坏的速度,达到了一个平衡。

        甚至……比白发老人的伤害更快!

        不灭魔魂佛身这个技能,不像刀剑三绝只能使用一招,这个技能,徐白是可以火力全开的,只是真元力的消耗有点多。

        所以现在白发老人伤不了他,或者说赶不上他的恢复力,徐白断定,此人哪怕在超凡的层次,也不属于很强的地步。

        一个疯狂的念头,在徐白心中浮现。

        ——干死他!

        这个念头起来之后,就犹如生根发芽,根本就挥之不去。

        若是让外界的年轻一辈听到,一定会大受打击。

        以蜕凡境遇到超凡,一般情况早就已经跑了,毕竟这是大境界的差距。

        但徐白不会跑。

        因为这个白发老人没有突破不灭魔魂佛身的恢复力,甚至不灭魔魂佛身能够稳压白发老人。

        这样的话,白发老人的实力,必定不是超凡中的强者。

        徐白觉得,自己有希望!

        他想打死这个白发老人,但需要方法。

        徐白在脑海之中,不断地回荡着自己所有的技能。

        一个个技能在脑海中不断的闪现,徐白抵挡着阴风,正在筛选。

        过了大概半柱香时间,他睁开了眼睛。

        这个过程中,白发老人的攻击不断。

        每一次攻击,都带一阵阵头皮发麻的阴风。

        此时,白发老人的额头,以及那张一半疯狂一半冷静的脸上,出现了惊疑不定的神色。

        他是清醒的疯狂,他知道自己做的一切,但是无法抑制自己的想法,所以了解现在的情况。

        这个神秘的年轻人,就像是吃了药一般,竟然能够轻而易举的阻拦他。

        那恢复能力,好像比起他都要高级。

        白发老人有些急了。

        最关键的是,这个年轻人,竟然不逃跑!

        这才是最主要的。

        不逃跑,那就意味着,想要与他一战。

        说实话,白发老人现在有些发憷。

        面前这个年轻人,他的一些实力,自己真的看不懂。

        明明只是蜕凡境的实力,可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手段?

        各种看不懂汇聚起来之后,就变成了如今的怪异,以及恐惧。

        白发老人不想承认,但确确实实的,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恐惧。

        他很想走,因为用尽了无数种方法,终于苟活下来,他不想因为一次失误,就彻底的埋葬在这里。

        但他又不能走,因为他现在,以及陷入疯狂的临界点。

        曾经有无数次,都陷入过这种情况,但每一次,都被他吃同类的方法给压制住了。

        这座山已经没有人了,如果现在走了,他担心自己承受不住,还没有找到新的人,就已经彻底疯掉。

        “你在拼命,我也在拼命,那就看谁命硬!”白发老人抹掉头上的汗水,双目中的疯狂越来越浓郁。

        数之不尽的阴风,从白发老人身上传出,朝着徐白碾压而去。

        在白发老人身后,阴风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人像,那是白发老人的天变。

        人像张开嘴,那张嘴里,有更加浓郁的阴风,但并未发射出来,而是在不断地聚集着。

        他要用最强的手段,把徐白毁灭。

        这时,一直闭着双目的徐白,也终于重新睁开双眼。

        他的眼中,带着一丝澹定。

        筛选了这么多的技能之后,徐白终于找到了生机。

        ——山派请神法。

        他如今,就算把所有的技能用上,也不一定能够破解目前的困境。

        因为其他技能偏弱。

        如今能用的蜕凡境以上的技能,他都已经用了,唯独这山派请神法没用。

        他想试试,再加上山派请神法,能否将白发老人打死。

        如果打死了最好,如果打不死,他掉头就跑,不带丝毫犹豫的。

        “呼……”徐白长出了一口气。

        他抬起双手,在半空之中不断摇摆着,划过各种诡异的弧度。

        与此同时,一段段话从徐白嘴里传出,带着一种独特的节奏。

        “拜请香气沉沉应乾坤,永乾奉开走天门,走天门,下专拜。”

        “请要扶地扶我乘风起,首位白机好随旨,三世高风圣凤灵,圣灵显赫天下知。”

        “殿前神通降临来,扶助金身!弟子一心拜请!”

        按照山派请神法的宗旨,要使用的时候必须要口诀,而徐白此刻正在使用口诀。

        随着他念出这一段段口诀,徐白突然感觉到体内的真元力一阵晃动,紧接着,他抬起头,看向天空中的某个位置。

        就好像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他感应到那个位置有东西正在出现,而且即将出现的东西,和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一股怪异的感觉在心头徘回,此刻,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在遥远的天边,正有一道虚影在不断显化着。

        虚影最初的时候很澹,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由澹变浓,渐渐的浮现在徐白眼前。

        “卧槽!”

        当徐白看到来的人是谁之后,整个人都蒙了,接着他情不自禁的爆了一句粗话。

        说出这句粗话之后,他甚至在想要不要干脆掉头就跑,别在这里停留了,不然真得把命给搭上了。

        出现的人穿着一袭白衣,长发飘扬,乌黑得犹如夜幕。

        那张脸俊朗无比,这些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的双目空洞,如同木头,就好像没有灵魂似的。

        没有灵魂,白衣乱发,再加上这人熟悉的面孔,徐白觉得自己好像招了个不得了的玩意过来。

        ——白衣疯子!流清风!

        那个自创出不灭体的家伙,竟然被他活生生的招了过来,简直离谱!

        按照山派请神法的技能描述,这个技能并不是请神上身,而是类似于召唤。

        能够召唤什么东西,他也说不准,因为这本书上就没写过。

        只是说有可能召唤到比自己更强的存在,而且召唤的东西和自己有一定的联系。

        有毒!

        此刻,只有这两个字,在徐白心头回荡。

        他觉得,自己的运气是不是在上京的时候用光了。

        白衣疯子流清风出现之后,那双空洞的眼神到处回转,紧接着目光停留在了徐白身上。

        他没有神魂,其实并不算是疯子,只是凭借着本能在做事情,此刻看到徐白,他一步步跨出之后,直接到了徐白面前,站在了两个战场的最中间。

        现场陷入诡异的安静,阴风被流清风挡住,根本就无法再进分毫。

        白发老人满脸惊恐,他的双目带着恐,惧默默的后退一步。

        他能够感觉得到,面前这个白衣男人的恐怖,绝非他能够抵挡的。

        仅仅只凭身躯便挡住他的阴风,这样的恐怖存在,让他生出了退意。

        虽然离开了有可能会疯掉,但留在这里百分百的会死,他当然选择离开。

        但有的时候,不是想离开,便能够离开的。

        因为有人不想让他离开。

        流清风转过头,空洞的眼神凝视着白发老人,接着抬起左手,微微往下一压。

        “轰!”

        巨大的声音响起,山头抖动起来,在流清风这一掌之下,竟然开始化作粉末,而那个白发老人没有丝毫抵挡的力道,从头开始,逐渐化作灰尽。

        整个过程,甚至连反抗都做不到。

        山开始颤抖,开始倒塌,这样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顷刻之间就要毁掉。

        徐白很干脆的,转身破空而起,朝着远方飞去。

        这里是不能留了,召唤了这样一个玩意儿,留在这里简直就是作死。

        先跑,等跑远了,等到遗迹的时间到了,到时候就能够出去,自然有升幽王对付这个家伙。

        按照山派请神法的描述来说,请出来的能够控制,但也不是很一定。

        当被请出来的“神”出现之后,有可能会出现无法控制的情况。

        现在嘛……

        能控制才怪了,面前这个家伙连神魂都没有,拿什么来控制?

        这样想着,徐白转头之间,已经跑出去很远。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一股庞大的压力从身后传出,接着徐白停下脚步,看着前方。

        流清风已经后发而先至,提早来到他前面,将他拦了下来。

        “这是要完犊子的节奏啊。”徐白想着。

        其实除了请神之外,还有送神,但是按照这个技能的描述,如果请来的神很强,不一定送得走。

        到现在,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所谓的请神派会灭绝了。

        你不灭绝谁灭绝啊?

        连请来的东西都没办法控制,每个人又都是这个行当的,天天作死,请这个请那个的,能够一直传承下来,还有一本书就已经很不错了。

        面前,流清风已经越来越近,他只是一步便踏到徐白正前方,就这么用那双空洞的眼神盯着徐白。

        那双眼睛仍然没有任何的神采,但徐白感觉到,自己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被抽离。

        神魂!

        没错,就是神魂!

        这个家伙竟然在抽自己的神魂,但是抽的速度不快。

        抽走的神魂,进入流清风的脑袋,但很快又随着他的脑袋散了。

        原本当神魂进入流清风脑海的时候,流清风恢复了一丝神智,但消散的速度更快,他就好像是一个漏斗,根本就不可能装得下神魂。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还有点方法。”徐白心中想道。

        本以为会像上次那样,过来就直接动手,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如果只是抽神魂的话,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抽!

        随便抽!

        要不是现在不合时宜,徐白甚至想挥一挥手,做出一副很豪气的样子。

        不就是抽神魂吗?

        抽多少就给多少,抽完之后这边完全可以再生。

        不灭魔魂佛身在使用的时候确实消耗真元力,但像这种只是提供一个恢复的功能,那消耗就会大大减少。

        徐白试着走进一步,想要试探一下。

        随着他的走动,流清风也跟着走动了一下,并没有任何异动,还在不断的吸收着他的神魂。

        就好像一个不知疲倦的机器,不断的吸收着神魂,但无论怎么吸收,自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漏洞,根本就无法填补。

        “没有危险吗?”徐白抬起手,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暗中思索着。

        下一刻,让他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流清风同样抬起手,摸着下巴,做着和徐白一样的动作,即使是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仍然在不断的吸收徐白的神魂。

        徐白:“……”

        这……就有点好玩了。

        他试着抬起双手,流清风同样抬起双手,又试着不断奔跑,流清风仍然学着他的动作。

        无论他做什么动作,对方都在学着。

        “我好像明白了。”徐白思索片刻,看着不远处的一块石头,拿头直接撞了上去。

        可是还没等他撞上,一只手就隔在中间,将他拦住。

        这是流清风拦下的。

        “果然是这样,也不知道这算是好的还是坏的。”徐白略微感到无语。

        通过这一系列的实验下来,他心中有了一个很明确的猜想。

        或许是由于流清风吸收自己神魂的原因,所以暂时没有什么危险,而且它吸收了自己的神魂,似乎能够和自己保持某种联系。

        最主要的是这个家伙好像并不想自己死,刚才自己用头去撞石头,还被拦了下来。

        难不成就是因为吸收神魂,所以才有了这样的一幕?

        徐白心头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却并没有高兴起来。

        说句实话,像这种情况,有一个这样强大的人,类似于被控制,换成别人也许会很高兴,但是换成他却不那么肯定了。

        原因很简单,一点都不稳。

        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又不像那些,搞什么滴血认主。

        这种情况,搞不好下一刻就会动手,这谁也说不定啊。

        所以徐白略微有些发愁,但至少目前看来,他现在的情况暂时没有什么危险。

        “如果能够拖到时间结束,从遗迹中离开,到时候就能见到升幽王,这才是最关键的。”徐白心头想道。

        只要出去了,升幽王一定在,到时候就能够把这个家伙赶走。

        不过在此之前,他也不会坐以待毙,刚才那个石碑说的,就是山底下。

        这座山已经被流清风夷为平地,但地底下没有啊,徐白打算趁着这段时间再下去看一看。

        毕竟那个已经死掉的白发老人曾说过,那里有他留下的几十本书,还有他猜测的真相,所以徐白很想要去探一探。

        不仅仅是为了那几十个进度条,更重要的是真相。

        关于那个时代资源枯竭的真相,虽说只是白发老人的猜测,但也能够算是一条线索。

        想到这里,徐白控制着身体,朝着山底下飞去。

        当他有了这个动作之后,流清风保持着和他相同的动作,恍如一个保镖似的寸步不离。

        这家伙什么也没干,就是跟着,但是还在不停的吸收他的神魂。

        最关键的是,徐白感觉不到一点疼痛,就好像有一个莫名的通道打开,不断往里面注入,但并没有撕裂神魂。

        “摆烂了。”

        徐白也不再去管这个家伙,自顾自的来到那座山底下。

        三生山已经被流清风夷为平地,到处都是一片废墟,山底下是空空荡荡的平地。

        当徐白落到平地上之后,仔细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周围还是一片黑暗,月亮仍然高高挂在头顶。

        徐白用脚顿了顿地面,结实而又厚重,一点都不像地下有东西的样子。

        但既然被埋藏在这里,肯定不是流于表面的,所以徐白并没有被表面迷惑。

        反正现在身处遗迹,既然从表面看不出什么东西,那便把这表面给轰了。

        思及此处,徐白抬起手,金色和灰白色的混乱,在他身周盘旋,璀璨的刀芒,从手上绽放。

        当他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流清风仍然双目空洞的呆在旁边,不断的吸收着神魂。

        徐白没有去管他,一刀斩在地面。

        恐怖的威势在逐渐扩散,地面随着这一刀,开始颤抖起来,一个大坑逐渐浮现。

        地面在沉降,而刀芒在不断前进,当达到一个极限时,深坑陡然倒塌。

        就好像地底有一个空间,这个空间被彻底打破了。

        下方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黑色溶洞,看不到任何光芒。

        月光洒下,也没有照射出太多的面积。

        但徐白的视力能够看清楚,在这底下有一个巨大的箱子。

        箱子没有上锁,并且上面的盖子打开着,徐白看到了几十本书。

        金灿灿的进度条浮现着,看着这几十本书,徐白眼睛陡然睁大,就好像一个财迷见到巨额的财宝,忍不住兴奋起来。

        几十本啊,足足几十本,相当于几十个进度条!

        就算是换成他,此刻也抑制不住心头的激动和兴奋。

        徐白搓了搓手,没有再去想其他的,就准备跳入溶洞之中。

        他现在眼中只有进度条,其他的他一概不管。

        可是有的时候,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当徐白准备跳入其中时,突然间,周围的空间扭曲起来,一股冥冥般的意志,在脑海中回响。

        虽然没有说话,也没有文字,但却明确的告诉徐白,他要走了。

        为什么要走了,遗迹的时间到了。

        “我去,你不能这样啊!”

        徐白反应过来,打了个激灵,接着,他飞快的跳了下去。

        眼看着自己距离下面的宝箱越来越近,徐白却越发着急。

        周围的空间在模湖着,当他即将摸到宝箱时,下一刻,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遗迹之中。

        当然,他也没有在进入遗迹的地方,而是在其中的一个空间,就好像来之前一样。

        周围的景色在逐渐碎裂交融,当碎裂交融达到极致时,就会回到原来的地方。

        “血亏!”徐白差点没忍住咆孝出来。

        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能够摸到那个宝箱了!

        可真的就差一点点,这一点点却犹如天壤之别。

        看着旁边站着的,犹如一块木头的流清风,徐白恨不得踹他一脚,但还是忍住了。

        周围的景色还在不断融合,他知道自己即将回到外界,所以暂时把遗憾的心情收起。

        身体一阵涌动,已经化作了楚玉的身材模样,顺手再将人皮面具戴在了脸上。

        这次进来可是悄悄熘进来的,不能够让别人发现自己的情况,不然到时候也不好说。

        虽然东西没有拿到,但徐白已经有了新的想法。

        这玩意儿可是遗迹,也就是说,在过去的某个时间,曾经发生过。

        这样说来,会不会在外界也有同样的山,甚至还有山底下的东西?

        他是一个极其较真的人,尤其是在进度条方面,几十本进度条,他可真不想亏本。

        更何况还有白发老人对那个时代的猜测。

        所以徐白已经打定主意,出去之后,一定要尽快去找那座山,这样自己才能有所收获。

        融合的迹象在逐渐蔓延,当一切彻底融合之后,徐白只感觉眼前一花,接着就出现在三更河旁。

        ……

        周围是三方对峙的局面,而在徐白身后,响起了一阵阵脚步声。

        他转头看去,发现一同进去的升幽军也出来了,不过只剩下一半,显然另一半永远的留在了遗迹中。

        不过,这些升幽军的脸色却没有悲痛,而是满脸坚毅,他们在进去之前,早就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还没等他说话呢,就感觉到身后有一道莫名的压力。

        紧接着,流清风直接拔地而起,消失在遥远的尽头。

        没有神魂,就像一块木头,但他还有本能。

        面前这三方,都有让他觉得恐怖的存在,所以第一时间就逃跑了。

        徐白抬起头,看着那逃跑的背影,不由得感慨道:“你来的时候很帅,但走的时候很狼狈啊。”

        】

        这句感慨刚刚发出,就立刻被一道声音打断。

        “我们的军队呢!”大越国军神白重看着空空荡荡的地面,除了徐白和升幽军以外,就没有其他人回来,不由得脸色阴沉。

        他甚至不去管流清风,事实上,在场的人也都知道流清风。

        但流清风跑得很快,他们也不想这个时候去追,毕竟追上去也没什么好处。

        相比于去追赶,白重更想知道他的军队怎么了。

        他当然清楚,肯定已经凶多吉少,但为什么大楚国还有人活着回来?

        至高部落的副首领古木吟同样一脸阴沉,那副表情,就好像吃了苍蝇一样。

        虽然没有说话,但那眼神中已经透出了其中的意思。

        徐白耸了耸肩,学着楚玉的动作,拍了拍胸口,做出一副害怕的表情:“好可怕的呀,他们遇到了危险。”

        “当时我们本来想出手相救来着,可没想到,还没等我们出手就全部没了,我们拼了这么多人,才从里面逃出来。”

        话语之中,尽是遗憾,要不是在场的人都清楚三方是什么局面,估计还真信了。

        “你敢骗我!”古木吟毕竟是蛮族的,脾气火爆,语气中已经带着杀机。

        还没等徐白说话,下一刻,升幽王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冰冷得如同万年玄冰。

        “进入遗迹,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这个道理你不懂吗?不服?还想威胁本王的女儿,是不是想开战?”

        升幽王带着军队朝前踏了一步,似乎真的想要就此开打。

        古木吟很快恢复过来,他看了白重一眼,摸不清楚白重的心思。

        三方势力不相伯仲,但升幽王却还是有着渺小的优势。

        别看这优势渺小,真正打起来的时候,却能够无限放大。

        所以古木吟不清楚,如果真的打起来,白重到底会怎么做,是帮他还是升幽王,这谁也搞不准。

        就算白重表示要帮他,他也不敢真的动手,毕竟一句话的事情,谁都能说出来,但会不会去做,谁也不知道。

        所以当升幽王说完这句话之后,古木吟脸色阴沉,但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走!”白重除了最开始说的那句话,后面一句话没说,简单的说了一个字,就转身带着兵马直接离开,没有拖泥带水。

        既然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

        难不成真的开打?

        现在还不到打的时候。

        古木吟见此情况,也冷哼一声,直接转身走了。

        转眼之间,这里已经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升幽王看着只剩一半的升幽军,叹了口气。

        任谁见到这种情况,心中都不免有些难受,就算是他们见惯了生死,同样也不能免俗。

        “有收获吗?”升幽王问道。

        他没有问徐白,而是问那些进入遗迹的升幽军。

        将领抱拳行礼:“回王爷,有收获,末将等回去清点一下,就全部禀报。”

        他们没有带任何东西进去,出来的时候也没有带什么东西出来,但都说了有收获,肯定是有的。

        升幽王点了点头,道:“死去的兄弟,给他们立个衣冠冢,另外,再给他们的家属发好抚恤金,记住了,一定不能让他们寒心。”

        “是!”将领赶紧答应。

        升幽王看了徐白一眼,道:“现在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去之后,你来我的营帐,本王和你聊聊。”

        徐白点了点头。

        升幽王转过身,开始在前面领路。

        这一路上什么事也没发生,安全得很。

        不得不说,流清风虽然没有了神魂,但那本能还真是挺灵敏的,跑得没有丝毫犹豫,不然可能真的要留在那里。

        回到军营之后,先是把军队遣散,升幽王这才带着徐白来到营帐。

        这个时候,徐白也恢复了本来面目,楚玉也变成了原样。

        营帐里只剩下徐白和升幽王,楚玉也离开了。

        徐白刚准备开口,问一下有关于三生山的事,毕竟他现在对那个地方非常感兴趣。

        万一能够找到所在的位置,说不定能发一笔大财。

        可没想到,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升幽王却早一步开口了……

        “别太靠近流清风,他失去神魂,不是江湖上传言那么简单。”

  https://www.02shu.cc/152_152991/689723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