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骸骨武士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斩落

第一百四十一章 斩落

        尸陀林主本是一男一女两具骷髅白骨,代表了观无常与观不净的修行,森罗哪里是什么尸陀林主啊,他只是一颗金刚琉璃心的白骨剑圣罢了。当下森罗右手刀左手枪,直接中宫急进一刀斩出笔直的刀光,跨越十余丈向着那僧人斩落。同时左手十文字枪横扫,也是一道弧光斩出。

        两道弧光呈现十字,直接便要将那僧侣化为碎肉。正当此时那金色的明王一条手臂上的宝剑斩落,硬生生接下了森罗这一记十文字斩。只是森罗哪里会那么简单,紧随其后的便是如同迅雷闪电一般的突进斩击,真如同闪电在地上横行一般。突斩从横向斩化为升天斩击,在刀光之中突显雷光闪耀。

        天空的落雷与刀光浑然一体,直接撕破了明王宝剑的金光,逼近到距离那僧侣只有一步之遥的所在。不唯是刀光,就连森罗的本体也已经逼近到距离僧侣不过一丈的距离。这个距离可以说跟那明王已经是贴面搏杀的距离,而他这一刀斩开之后,天空之中便直接团身发力,以左手十文字枪为尖刃,向着那明王胸腹之间刺去,

        此明王身高丈六,所骑青牛肩高一丈有余,森罗腾空而起正是其胸腹之高。这明王也是三面发吼,怒目须张,六条手臂之中的兵器劈头盖脸就打了下来——每一击都有开天辟地之威。而森罗身上骸骨色泽越发地黯淡了,铁锖色的骨头握着红色的长刀蓄势待发。长枪击中对方的金刚杵,爆发出无尽的雷光。

        那僧人双掌合十,佛珠缠绕在手掌上念诵,身边自然有一个金色的罩子将他罩定。

        明王一击不动,而森罗借势落下然后以大地为根再度发力,右手长刀反撩逆风斩,手臂挥舞至开张之际直接翻腕,从逆风斩化为袈裟斩,一刀双斩必要将那明王斩落刀下。这时候那青牛昂首奋蹄,喷出漫天的黑沙红炎,带着明王与火焰黑沙之中横行,现无数鬼仆骷髅张牙舞爪。

        骸骨的武士一刀双斩,“汝!当入灭!”双重的语调也在咆哮,一刀斩落三千世界,一刀破碎无尽妖鬼,那明王的地狱变造图直接便被斩开。

        骸骨的武士身上红莲之火熊熊燃起,逐渐成冲天之势。森罗此时已经落地,当下将左手十文字枪横在左肩,右手提着长刀迈步而来,这一次是笔直地向着那喇嘛。不曾想到的是,半路之上却有十余位老少牧民,男女皆有直接跪倒在森罗前行之路上,他们说着森罗听不懂的话语,对着他连连磕头。

        虽然听不懂,但是森罗却能够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不外乎这乃是护佑一方的佛爷,比起妖魔环绕朝不保夕的年月,还是这种定期奉献血祭的日子要安定得多。”森罗双重的语调响起,这些牧民多半也听不懂,不过那喇嘛可能听的懂,那明王肯定听的懂。“可是这跟在下有什么关系?以人血肉为生祭便是邪魔外道!”

        森罗一步踏出缩地成寸,直接越过了那些牧民,站到了那喇嘛光圈之前。他顺势便是挥刀,简单的一刀横斩。刀光之中唵嘛呢叭咪吽六字大光明咒一闪,破开这喇嘛护身光法,“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一刀横过,这喇嘛首级便已经落地。此时明王忿怒咆哮,与森罗再度战到了一起。

        之前实在是这骸骨的武士速度太快,而之前的一击也是对这明王颇有伤害是以慢了一步。现在是森罗在抵挡丈六金身的明王,“先斩落那青牛!”骸骨的武士刀枪并举,如同凤凰展翅一般一闪,便见那青牛斗大的脑袋直接掉落,只是一股青气连着掉落的脑袋跟脖子之间,那青牛居然还能奔驰。

        只是这烈火黑沙终究是无了,而森罗跟那明王之间的战斗也算是一板一眼。这明王也堪称武艺精熟,六臂的宝物轮番打击,很是让森罗也颇为犯难。那明王手中托着的头骨碗之中的血水甘露,实在是治疗他自身伤害的上佳神妙之物,森罗但凡能一刀斩开他的手足甚至坐下青牛的身体,便可见那头骨碗倾覆,甘露洒下立刻愈合。

        弓箭可远攻可近战,近战用箭扎用弓绞,还有一枚手摇铃,摇动之际便是森罗也会觉得六心不定生大烦恼。三面六臂的明王展开曼荼罗界,便要困杀森罗,只是骸骨的武士一刀一枪,就是曼荼罗中的诸天比丘都不能将他压下。刀光闪动之际,一个个世界被劈开,枪势纵横如龙,坛城根本拦不住森罗的脚步。

        森罗身上燃烧的红莲之火自然也是点燃了这一片佛国,七情六欲红尘滚滚都化为了燃烧的材料,甚至森罗自身也是燃料。“不以自身为资粮,又哪里能斩落这等强敌?”这两个的战斗乃是错开了本界,是在佛国与狭间而战的。森罗单手长枪击出,这一击他的左臂从握住枪身的手骨开始在红莲之火中逐渐化为飞灰......

        然而这一击的力量成为了流星,在自身也化为光之前,牢牢地将那明王的身体定住了——长枪贯胸而入将它钉在自己的坛城中央。而森罗右手挥刀,刀光之中有美丽女子婉然一笑,长刀一刀斜斩而过,落地的时候却只是沉入了下方的湖水之中——而在刀柄之上,还挂着一个小小的酒壶。

        骸骨的武士现在也没有多少残留了,森罗就只有留下了一个骷髅还在逐渐化为飞灰当余下小半个骷髅头的时候,终于也落入了湖中,掉落在那插入湖底的长刀边。在这一刻,那忿怒的明王也在逐渐成为粉尘,先是与坐下青牛一齐失去色彩,然后衣服破碎、头上火冠熄灭、身上流出汗水,身体逐渐化为僵硬的雕塑。

        最后变成飞灰消散。

        牧民们只能是收集了那喇嘛的尸首,将他安葬在湖边。他们也不敢离开这里,哪怕是佛爷被“妖魔”所斩也是如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www.02shu.cc/30_30279/534091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