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季汉长存 > 第六百四十八章 神器更易(一)

第六百四十八章 神器更易(一)

        “政事堂首相勤王救驾,速速让路!”

        “末将……”

        快马加鞭,自收到消息后,李澈带着三千精骑星夜疾驰,两天两夜便过了汉函谷。早已收到命令的函谷关守将已然让开大路,未曾多看这雄关一眼,李澈等人如同一阵飓风般卷过,还在路边躬身行礼的守将面色一僵,竟是被直接无视了过去。

        不过想到雒阳情形,也难怪这位首相这般着急了,不管大王是胜是败,作为当朝首相,他总要及时赶到雒阳主持大局。

        此时的李澈却无心思考太多,他只是后悔此前所下的结论,袁绍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却忘了他毕竟出身名门,到了绝望之时,也不乏孤注一掷的胆量。

        只是历史上官渡败退后,毕竟势力犹存,还要东征西讨平定叛乱,也就难有孤注一掷之心。之后便发病而亡,也没机会再与曹操一战来证明自己。

        倒是在这崭新的历史中,袁绍自中平六年后便诸事不顺,哪怕凭借自己高超的手腕篡取了荆扬两州,但屁股还没坐热,便面临倾覆之危。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原本养望数十年的袁绍在天下可谓久负盛名,凭借自己的卓越威望,甚至能从袁基、袁术手中夺过一部分袁氏底蕴,一朝出京,本该扶摇直上。然而从何太后刺死何进开始,天下大势便如同脱缰野马一般乱跑,袁隗和袁基死了,袁术裹挟着袁绍完成了废立君王的“伟业”,四世三公的汝南袁氏,转眼便成了乱党匪类一族。

        若非如此,凭袁绍之能,又岂会几年都不能完全掌控荆扬?汝南正是袁氏大本营,本该如鱼得水,但当地大姓却唯恐避之不及,以至于袁绍不得不先行拉拢平民借势逼迫士族站队。

        刚刚有了点成色,便面临朝廷倾九州之力南下,江淮全面失守,转眼便是无力回天之局。这连番的打击,与早年高高在上的落差,让袁绍疯狂、绝望,以至于做出了匪夷所思的决定,竟是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虽然他的胜机异常渺茫,但在这种大优的情况下让对方有了一丝胜机,本就是不应该的事,哪怕只是被袁绍打到雒阳城下,恐怕他们在后世都会沦为笑柄。

        只是任凭他再怎么着急,在这个时代,他也不可能从长安飞到雒阳去,若非长安与雒阳之间本就有宽阔的官道便宜疾驰,他们也绝难做到日行三百余里,按照时间来推算,要么这时候袁绍已经打到了雒阳城下,把禁军压制在城中。

        要么禁军早早整合完毕,大败了袁绍,结束了动乱,他们从长安而来,是赶不上战事的。

        遥遥已见雒阳轮廓,极目远眺未见烽烟,李澈才稍稍松了口气,下令道:“先扎营休整半个时辰,再赶往雒阳!”

        急归急,但千里迢迢赶过来也不是为了给袁绍送人头的,再是精骑,毕竟不是铁打的,若不休整进食,就这般贸然冲过去,万一袁绍正在攻城,岂不是送上门的肥肉?

        抓了一把干菽,也就是干豆子塞进嘴里,再灌上几口凉水,这就是急行军的干粮,为了保证盐分摄入,这些豆子的味道可以说咸的变态,若无凉水冲灌,李澈是绝难咽下去的。

        往日行军多在中军稳步推进,倒是极少遇到这种情况,这两日奔波,让李澈显得颇为狼狈,仅从外表看,恐怕没人会认出他是大汉帝国的首相。

        “咳!咳!”饮水太急,呛住了气管,李澈顿时一阵咳嗽,苍白的面色也涨得通红。吕玲绮有些担心地拍了拍李澈的背部,迟疑道:“明远,你还撑得住吗?”

        常在军营中与士卒同食的吕玲绮自然不介意这些干粮,但她很清楚李澈别的不讲究,在吃东西的方面倒是颇为在意,这些干粮绝不可能符合李澈的胃口,这两日也只是稍稍用来垫了下肚子,并未如其他士卒一般狼吞虎咽吃饱。

        李澈摆摆手,沙哑着嗓子道:“不碍事,五年前我吃的比这还差不少,不照样挺了过来?就当忆苦思甜了,只是苦了你随我奔波。”

        吕玲绮佯作生气道:“你若要这般说,那本官乃朝廷钦封护羌校尉,奉旨勤王,与你何干?”

        “好好好!”李澈哑然失笑:“吕校尉公忠体国、千里勤王,功在社稷啊,待入京之后,本相自会为吕校尉请功。”

        玩笑过后,李澈笑容一敛,肃然道:“虽然大略看来雒阳并未遭遇兵祸,但还是不能大意。若袁绍真的围城,那便借骑兵机动性进行骚扰,干扰攻城,勿要强冲敌阵。”

        吕玲绮肃然应道:“我自然省得。”

        ……

        槛车入雒,这是大罪之臣才有的待遇,一般的罪臣都会就地咔嚓,只有罪大恶极之辈才会押入雒阳,由天子或三府亲审,昭告天下,如当年陈王祭天,被参谋反便是。

        许攸作为乱国之臣,如今也享此“殊荣”,一身囚衣立于槛车上,烈烈夏日带来的酷暑让他面上汗如雨下,眼前更是一阵阵犯晕。

        再看看不远处华盖安车的刘备,许攸舔舔嘴唇,大声道:“罪臣若死在这里,恐怕就不如大王之意了。”

        正在车中与陈群对弈的刘备轻捻棋子,失笑道:“这逆贼倒也有趣。”

        陈群摇摇头:“死到临头,不放开些又能如何?”

        “不过他说的对,这时候他若死了,先帝被弑的公案便难以正式了结,千古难有定论,我等将来也无颜去地下面见先帝。”刘备轻轻放下棋子,下令道:“来人,与他一顶华盖,稍避烈阳。”

        虽然仍然酷热,但华盖挡住了烈阳,总算让许攸略略能喘息一番,他呵呵道:“大王倒是仁慈,罪臣谢过大王。”

        “许先生大可不必如此,待到了雒阳,或许你会后悔为何没有在这里死去。”

        许攸轻笑道:“许某言出必践,既然要遂大王之意,自不会再寻短见,倒要看看雒阳的公卿大臣们,以及那位当今天子,要如何处置许某。”

  https://www.02shu.cc/66_66928/501001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