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拯救美强惨男二 > 158、番外之人间

158、番外之人间

        洛晗这话就是标准的客套,  就和“我们下次一起吃饭”一样客套。然而叶梓楠却当真了,他立刻以飞一般的速度拿出自己的通讯玉牌,打了上自己的禁制后迅速塞到洛晗手中:“这是我的通讯符,  无论上天入地,  万里瞬息传讯。你们下次要探险,务必告诉我啊!”

        洛晗拿起那块玉牌看了看,  在上面看到了朱雀的花纹,  下面还有一行特殊的文字,想来是叶梓楠的个人标识,  也就是仙界版二维码了。洛晗了然,把叶梓楠的通讯玉牌放入储物空间,  不甚走心地应道:“好,  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见。”

        叶梓楠嘴唇动了动,其实他有点想要洛晗的通讯玉牌,  可是他看了安静杵在一边的凌清宵一眼,求生的本能阻止了他张嘴。

        叶梓楠只能忍痛放弃,  问:“秘境关闭还有一段时间,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儿?”

        “我也不知道。”洛晗也没了主意。她抬头,  阳光没法穿入深海,唯有最表面的一层海水被光映亮,此刻如一条光带般一晃一晃地笼罩在他们头顶,  奇异又危险。

        洛晗说:“我不喜欢待在海底。我们先上去吧,  碧云秘境物产丰富,  接下来我们一边往出口走,一边随意挖些灵草,能挖到多少算多少。”

        叶梓楠当然一口应下,凌清宵护着洛晗,  灵气光罩排开层层海水,慢慢向光明之地驶去。

        他们脱离海面后,才在陆地上待了两天,秘境就开始晃动,显然秘境不稳,即将关闭。

        三人对视一眼,凌清宵立刻召出长剑,全速往边界飞去。

        凌清宵全速飞行的速度相当可观,叶梓楠也是鸟族出身,飞行速度不俗。他们三人几乎是第一批脱离了秘境,出来后他们没有停留,毫不减速往僻静处飞去。

        秘境口不可久留,能活着从秘境里面出来的身上都有宝物,最容易被人盯上。

        洛晗打开自己的天道外挂,清清楚楚地看到身后有人意图尾随他们,最后实在跟不上凌清宵的速度,只能遗憾作罢,重新返回秘境出口守株待兔去了。

        洛晗嗤了一声,对凌清宵说:“可以了,后面没人了。”

        凌清宵神识强大,他早就知道后面跟着人,是他故意甩脱这几人的。凌清宵率先停下,叶梓楠见状也停在云端,隔着涌动的流云给两人拱手:“千日筵席终有一别,我在此和二位别过。多谢两位小友,若有下次,我希望还和你们做队友。”

        洛晗也道别:“这是自然。你路上小心。”

        十株鹤灵兰早在秘境中的时候就分配好了,此刻他们道了别,就可以分道扬镳。叶梓楠临走时,郑重地送给洛晗一块翎羽令牌。

        洛晗迟疑:“这是……”

        “这是我们朱雀族的令牌,用来酬谢贵宾。你们拿着这块令牌,日后去鸟族名下的产业,全部打六折。若有困难你就和当地掌柜留话,我必倾力相助。”

        叶梓楠说的郑重,鸟族人少,战斗力也不强,可是最重感情。大部分鸟族终身都只有一个伴侣,伴侣死后不饮不食,直到自己也啼血而亡。

        鸟族对爱人如此,对朋友也是如此。叶梓楠态度十分认真,他虽然浪荡,但是重情重义,他知道这次自己能拿到两株鹤灵兰全靠洛晗,内心里早把洛晗和凌清宵视为值得结交的好友。一旦被朱雀认为好友,那之后无论赴汤还是蹈火,都只是洛晗一句话的事情。

        洛晗并不是仙界本地人,不知道翎羽令牌代表着什么。她征求性地看向凌清宵,凌清宵轻轻点了点头,她才放心接过:“好,多谢。”

        不提叶梓楠的承诺,仅说所有鸟族名下的产业打六折,光这一点这份礼就够大了。叶梓楠再次拱手,这次难得,凌清宵也主动和他道别:“多谢。路上当心。”

        叶梓楠颇有些受宠若惊,果然他的感觉是对的,令牌送给洛晗比较有用。他们三人都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今日一别,日后自有相见的机会。叶梓楠都转身飞出一段路,又忍不住停下,欲言又止道:“你们也是。鹤灵兰非同小可,千万不要被人知道你们手里有八株。以及,这段时间小心。”

        洛晗以为只是普通的提醒,她应下,笑着对叶梓楠挥手,而凌清宵却听懂了。

        叶梓楠说的是,当心凌重煜报复。

        凌显鸿的爱子,宿仪芳、白灵鸾豁出性命相护的命根子,如今却被他斩断了手。他们能饶了他才怪。

        凌清宵不怎么在意。和叶梓楠道别后,洛晗和凌清宵也另找了个僻静之地,炼化鹤灵兰。

        足足八株鹤灵兰,便是鹤灵兰可以卖到天价,洛晗也不敢出手了。反正她不缺钱,浪费就浪费一点,全用了吧。

        洛晗本意是让凌清宵把八株全部解决,凌清宵不肯,硬是留下四株给她。其实洛晗不修炼灵力,她要鹤灵兰完全没用,奈何凌清宵这个人认死理,死活不听。

        洛晗只能由着他去,他们找了个深山老林,设下重重阵法禁制,凌清宵再三确定一切都万无一失后,才入定,开始炼化灵药。

        等凌清宵入定后,原本被安排背法诀的洛晗不知不觉放了松。她先是觉得坐着太累,从储物空间里拿出靠垫,后来又拿出灵果,最后,干脆整个人都躺到软塌上。

        别看她躺着,其实她的心依然在好好学习。

        凌清宵醒来时,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洛晗躺在软塌上,头发散落,好几缕都垂到地面上。她的身上盖着一半毯子,手里还握着一只玉简,将落未落。

        显然已经睡熟了。

        他让她趁这几天好好熟悉法诀,她就是这样熟悉的。

        洛晗这一觉睡得非常踏实,连梦都没有。她后面觉得有些冷,动了动身体,一下子醒来了。

        洛晗迷迷糊糊爬起来,看到凌清宵还在原来的位置打坐,他双目闭阖,面容如玉,五官清冷,整个人连位置都没有动过,越发像是一尊玉雕。

        洛晗以为他还没有炼化完,在塌上用力伸了个懒腰,然后重重跌回美人榻。

        她这几天反复练习如何睡一整天,躺的她脖子难受。洛晗索性躺到美人榻边缘,然后把头倒栽下去,活动僵硬的脖颈。

        早已醒来、重度强迫症、极度完美主义者凌清宵:“……”

        他实在忍无可忍,开口道:“坐好。”

        洛晗被吓了一跳,险些栽到美人榻下。她惊恐地爬起身,发现凌清宵已经睁开了眼睛,无奈地看着她。

        洛晗整个人顿时萎了下去,她默默整理好裙子,乖乖正坐在塌上:“你什么时候醒来的?”都不说一声的吗?

        凌清宵没有说时间,而是问:“我闭关炼化鹤灵兰足有十五日,这几日,你的法诀背的怎么样了?”

        一醒来就问学习,洛晗真的头都大了:“我有在用心学。”

        至于学得怎么样,不敢保证。

        凌清宵抽查了几个法诀,洛晗倒是可以背下来,但是难免磕巴,离凌清宵预想的倒背如流还差很远。凌清宵无奈,说:“你背得太慢了,对战时你这样的速度根本念不完法诀。你再继续背,一直要背到无需思考才行。”

        洛晗勉强保持着微笑,见凌清宵一本正经毫无开玩笑的意思,只能忍着心痛拿起玉简,重新背诵。

        洛晗背了一会,身体慢慢放松,斜斜倚在塌上。凌清宵看了一眼又一眼,最后忍不住提醒道:“坐端正。修炼要有修炼的样子,歪歪扭扭成何体统?”

        洛晗惊讶地看向自己的腿,她坐的不端正吗?她只不过靠在了扶手上而已。洛晗被迫换成小学生坐姿,她又忍了一会,实在背不下去了:“我们什么时候走啊?”

        苍天啊,她已经在深山老林里关了半个月。第一天的时候她觉得山林中空气清新,鸟语花香,还没有俗务打扰,简直就是梦想中的隐居生活。第二天的时候她略微感到一丝丝无聊,等第三天时,她已经疯了一样想吃想喝想回到浑浊庸俗的俗世。

        她不配过高雅的隐居生活。

        可是凌清宵闭关前设定了结界,洛晗只能在结界范围内散散步,吹吹风,更远的地方是去不了的。如果凌清宵在还好,她至少可以强行和他说话,现在凌清宵闭关,洛晗被迫自闭了半个月,她第十天的时候都拉着花花草草说话了。

        再不出去,她真的要疯了。

        凌清宵依然稳稳当当坐着修炼,平静地回了她一句:“等你能把五个法诀融会贯通、倒背如流。”

        洛晗默默抽了口冷气,凌清宵,他真的是个人吗?

        洛晗忍下玉简,憋到极致连生死都看淡了:“我不管,我要出去!”

        凌清宵感觉到洛晗的情绪波动特别大,他无奈睁开眼,说:“可是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修炼重要还是我重要?”洛晗激动了,说,“我足足半个月没有和人说话!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我都要憋出心理问题了。”

        “才十五天而已。”凌清宵觉得奇怪,“修行几百年闭关都是短的。你现在闭关半个月就受不了,以后怎么办?”

        闭关几百年……洛晗光想到一百年不出门、不说话、不见阳光,就隐隐感到窒息。怪不得凌清宵性格这么冷,原来是这样关出的。

        洛晗心想反正她已经丢脸了,索性破罐子破摔,躺在美人榻上一副死鱼模样:“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去城镇里吃东西,我快死了。”

        凌清宵皱眉,加重语气斥道:“不许诳言。”

        洛晗一时不慎带出了现代的口头禅,她在现代习惯了,不觉得这有什么,可是在凌清宵听来就很不祥。仙界的人注重因果,认为万言有灵,一个人坐化或者遇险前,冥冥中是能感受到天机的。

        所以,仙界很忌讳说生死。洛晗闭嘴,她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很不妥,她不好意思认错,依然赖在塌上撒泼耍赖:“不行,我就要出去。”

        凌清宵对她这种行径感到无奈,他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他自己定了计划就一定完成,其他师兄师妹也没人敢和他这样。凌清宵无可奈何,道:“我会带你走,但是必须先完成计划。”

        洛晗躺在榻上不动。两人僵持片刻,最后是凌清宵输了:“好吧,暂时推迟一次。”

        洛晗蹭的一声坐起来,丝毫不见方才的虚弱模样。凌清宵十分无语,微微加重了语气,重申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洛晗自然信誓旦旦,一口应下。

        凌显鸿和宿仪芳依然没有说话,看神情,竟然有些隐隐赞同。洛晗都气笑了,她隔着幕篱,慢悠悠道:“白夫人这话说的,仿佛您的亲儿子会痛,其他人就不会一样。我知道白夫人为了儿子着想,不想归还龙丹,能就此昧下便更好了。但是,这毕竟是偷来的东西。”

        在场之人都没想到洛晗会说话。她自从进场后就如隐形人一般,凌重煜和宿仪芳感应到这个女子修为不高,压根没把她放在眼里。谁也没想到,洛晗会突然开口,还直接冲着上首这三人而来。

        “亲儿子”这三个字把白灵鸾和宿仪芳都刺痛了,凌显鸿也有些不适。能在处处都是修仙者的钟山上调换两个少爷,显然,只有家主凌显鸿能做到。

        更讽刺的是,凌显鸿知道,白灵鸾知道,就宿仪芳不知道。

        宿仪芳只要一想到这一千年发生的事情,心里就膈应的难受。可是凌重煜是她掏心掏肺爱了一千年的儿子,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他是无辜的。该死的,只有白灵鸾和凌显鸿这两个贱人!

        洛晗一句话挑起了好不容易平息下去的凌家内斗,凌显鸿咳嗽一声,示意宿仪芳注意场合,勿要在外人面前丢了家族体面。

        宿仪芳勉强忍住气,凌显鸿端着家主的架子,居高临下扫向洛晗:“这位姑娘不知出身哪一族,父系何人?为何对我们凌家的家务事如此上心?”

        凌清宵听到皱眉,本能地想拔剑:“我的事情随你处置,不要牵扯到旁人。你失礼了。”

        洛晗生怕凌清宵冲动,一时忘了他不喜欢和旁人接触,伸手按住了他执剑的手。凌清宵顿了一下,竟然没有避开,其他人也惊讶地看向两人碰到的地方。

        洛晗没有留意,隔着幕篱不闪不避地对上凌显鸿的眼睛,笑道:“我出身微不足道,生父更是不足挂齿,就不说出来打扰凌家主的耳朵了。”

        她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天道罢了,勉强算是个神族。她的养父母更是不足挂齿,另一个位面的天道罢了。

        不值得说,真的。

        洛晗这样表现,反倒让凌显鸿摸不清深浅。他注意到洛晗身上的东西十分不凡,这套法衣的制作材料竟然连他都认不全,而她身上带着的吊坠,隐隐有万木之祖菩提树的气息。

        凌显鸿一时不敢冒进。洛晗见凌清宵的手还放在剑上,悄悄捏了他一下,示意他把剑收回。

        能靠嘴哔哔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动武?

        管家等人眼珠子都要瞪掉了,凌清宵忍住手上奇怪的感觉,将剑收回鞘中。

        洛晗放了心,开始尽情施展一个法学生的口才:“法至公,若是不公,便不可信。凌家主是一族领袖,想必最明白这个道理。你若一次赏罚不公,区别对待,以后若再做什么决定,大家难免会质疑您的权威。凌家主,你说是不是?”

        凌显鸿没有说话,洛晗接着道:“当然,可能龙族的律法和我们家乡的不太一样。不过没关系,按龙族的也可以。既然龙族唯力量排资论辈,那就让凌清宵和凌重煜打一架,龙丹取与不取,断手之仇报与不报,交由两位当事人决定,怎么样?”

        凌显鸿和白灵鸾的表情变得更差了。凌重煜全盛状态都被凌清宵削断一只手,现在凌重煜刚续接了手,还在养伤,和凌清宵单挑?

        ……

        开玩笑?

        洛晗视线扫过白灵鸾、凌显鸿、宿仪芳,所有人都无话可说。洛晗感受到一种无敌的寂寞,不紧不慢道:“既然诸位也不愿意,那我们各退一步,龙丹之事等大公子伤好了再议,凌清宵的一百鞭惩罚,也一笔勾销。”

        她眼珠滴溜溜从场上扫过,见每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的样子,十分满意:“你们不反对,我便当你们同意了。”

        洛晗转身,轻松自在地对着凌清宵说:“走吧,我累了,我想回去睡觉了。”

        凌清宵停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跟着她一起离开。大殿里寂静无声,众人沉浸在一片死寂中,看着洛晗和凌清宵招摇而去。

        等出去后,洛晗猜测这个距离听不到了,才悄悄拽凌清宵:“你傻不傻,一百鞭呢,你竟然硬扛?”

        凌清宵看向洛晗,幕篱遮挡了一切视线,连凌清宵也无法穿过幕篱看到她的真容。可是凌清宵莫名知道,此刻幕篱下的那双眼睛,必然是亮晶晶的。

        凌清宵问:“为什么?”

        “这有什么为什么。”洛晗叹了一声,道,“我还能看着你被别人欺负?你放心,打架我不行,瞎哔哔第一名。”

        洛晗说完,矜持又谦虚地拂了下鬓边并不乱的碎发:“可惜他们太弱了,一个能说的都没有。”

        洛晗这个逼装得十分克制,至少她自己这么以为。凌清宵看着洛晗非常得意又勉强忍住的样子,忍不住轻轻笑了。

        洛晗拂鬓发的动作一怔,惊讶地看向凌清宵:“你刚才是不是笑了?”

        凌清宵顷刻间收回所有表情,淡淡道:“没有。”

        “你骗人,我刚刚真的看到了。”洛晗油然生出种有生之年的感慨来,她甚至觉得自己在做梦。她认识凌清宵差不多已有半年,这半年来她和凌清宵基本寸步不离,但是真的,凌清宵从没有笑过。

        一个人能冷成这个程度,也是奇迹。

        但是刚刚洛晗却看到了凌清宵笑,虽然只是浅浅勾唇,但是无疑他笑了。时常笑的人感觉不出差别来,但是一个清冷如月、流风回雪的仙人轻轻一笑,杀伤力简直是毁灭性的。

        洛晗被杀到了,凌清宵本着脸,转身冷冷道:“没有,你看错了。”

        洛晗可不觉得。她挑挑眉追上去,贴心地没有再提。可是洛晗内心却不住扼腕,早知道她应该买块留影石,把刚才那一幕录下来的。以后心情不好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看,指不定能多活多少岁。

        洛晗快步追上凌清宵,抱怨他突然走这么快干什么。凌清宵还没有从尴尬中缓过来,可是也觉得自己对洛晗冷脸十分不该。

        凌清宵心存愧疚,慢下脚步和洛晗道歉。他们两人正在低语,没留意迎面撞上来一波人。

        还是熟人。

        云梦菡正欢欢喜喜挽着凌重煜的胳膊撒娇,一抬头瞧见不远处,一对白衣男女正在靠近了说话,男子侧颜如玉,低头看着女子的神情莫名让人觉得温柔,而那个女子带着幕篱,看不清长相,云梦菡却知道那是极美的一张脸。

        简直是世间仙与美的极致,穷尽想象力也无法描述其一二。在遇到洛晗之前,云梦菡从不相信仙界第一美人、魔族第一美人这类排名,可是遇到洛晗之后,云梦菡信了。

        当之无愧的六界第一美人。

        云梦菡的脚步慢下来,而这时候,洛晗也听到声音了。她抬头,看到对面两人,惊讶地挑眉:“这么巧?”

        怎么又是你们?怎么老是你们?

        洛晗本来正打算和凌清宵商量怎么拿回龙丹,现在看到了凌重煜,自然没法谈下去了。

        凌清宵和凌重煜是钟山两大话题人物,他们两人同时出现在广场后,很快周围的人流就密集起来。

        这两人长相俊美又风格迥异,历来各有拥趸。原来的时候他们俩的粉丝就吵得不可开交,有人喜欢清冷神秘的白马王子,也有人喜欢霸气活力的黑马王子,本来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谁都不打扰谁,可是偏偏这两人是兄弟,一路竞争,一路对比,两家的粉丝也因此结下死仇。

        凌清宵的拥护者吹凌清宵的战绩和实力,凌重煜的拥护者则搬出出身说话。无论怎么说,凌清宵都是私生子,论身份论地位,远远比不上身具两种龙族血脉的凌重煜。

        作者有话要说:  《美强惨》全文完结了,感谢这五个月来大家的支持,本章留言发200个红包,谢谢大家!

        下一本开《宫斗不如当太后》,轻松甜宠文,预计本周内开始更新。之后我会再开仙侠体裁《谪仙》,求收藏!超大声!

        顺便求作者收藏,收藏这个作者九月流火,全年更新,坑品极好,专注甜文爽文一万年!

        全订的小天使们,如果喜欢这个故事,请在完结评分打五颗星~完结评分在app评论页右侧,这个评分对完结文特别重要,谢谢大家!

        《拯救美强惨男二》完结了,可是天宫里洛晗和凌清宵的故事还在继续。很高兴能和大家相遇在这个故事里,我们下本书再见!

  https://www.02shu.cc/70_70761/469512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