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我的神话世界 > 第477章非日常

第477章非日常

        “懒虫,快起床。”

        小楼一夜听春雨,经过一晚的冲刷,周围空气清新许多。天边刚浮现鱼肚白,早晨的鸣笛还未响起,小诺就已挥动手臂敲打着熟睡的应雄。

        机械臂的僵硬直把他砸的不敢赖床,应雄精疲力尽的爬起,身心俱疲,灰色双眸反射着迷茫、麻木的神情,他如机器一般起床刷牙,活像一只按照编程生活的机器人,没有目的,没有归宿,没有希望。

        “嘭——”

        应雄的小窝是一处废旧大巴车内,空间自然狭窄,脚边碰到什么,他差点一早上摔个底朝天,这一惊,一下把睡意戳醒。

        望着脚下沉睡的美丽少女,应雄把昨晚的事都回想起来了。

        这位少女有着一头蔚蓝长发,如波浪般清澈及腰,身体表面可能用的是最顶尖的生物态人造皮肤,白皙如玉,应雄看不到任何瑕疵。

        少女脸色苍白,长长睫毛闭阖,犹如一位睡美人静静的躺在大巴车中央,等待王子的唤醒。

        “咕噜。”大早上就看到如此风景,正处血气方刚年龄的应雄有点紧张。

        时间不等人,996的福报像是一柄催命箭,按捺下第一时间研究解刨她的想法,应雄咬着块苦涩面包赶紧出门。

        尽管还是日复一日的枯燥工作,进厂里,替代机器人的流水线操作,被监工辱骂,被同时嬉笑,做别人最不愿意做的事,弄得一身脏乱,还有从老板办公室出来的狐狸精秘书不屑嗤笑,但今天的应雄显得格外精神。

        身体酸软,力气却平白多了三分,今天的12小时格外漫长,当下班铃声响起,监工又一次把清理工具退给他,想到家中无人看守的女机器人,以及周边偶尔偷鸡摸狗的小混混,平白的,应雄第一次有了反抗的心理,想说声“不”字。

        他不自觉的捏紧拖把,最擅长察言观色的监工发现了他异样,监工阴阳怪气道:“怎么你不愿意?”

        “不。”

        最后他还是没勇气反抗,今天的他打扫的特别快,特别认真,然而事与人违,见他态度差,监工心里不舒服,特意让他把每块窗户也一并搽亮。

        当干完这些活后,月挂中天,应雄的手臂都抬不起来,染着一身月色他狂奔向家里。

        幸好他的运气没差到这个地步,巴士的破败车门紧锁在里面。

        “哐当。”

        应雄熟练的推开车门,下一刻整个人如遭雷劈,愣住了。

        破败巴士,少年挡在车门前,一缕月光从缝隙中射进,照耀在如梦初醒的少女身上,一头蓝色长发被月光染成皎洁白色,少女侧坐在地上,正转头好奇的看着少年,那双碧蓝眼睛像是一对蓝宝石,蕴含了星辰大海,看呆了应雄。

        “额,你苏醒了吗?”应雄紧张的伸出手饶了饶头,本能的闪避少女眼光,不敢与之对视。

        “你是谁?”她的声音温婉,像清泉滴翠。

        “我是应雄,恒望机械厂的下等职工,昨晚从废品场捡到你的,你是被主人丢弃了?”

        “我?”少女双眸带着懵懂不知事的神色看向他。

        “我是谁?从哪来,又到哪里去?”

        一开口就是人类的究极问题,应雄牙痛,“难道是记忆磁盘坏了,还能不能修?”

        “虽然忘记了我是谁,但我没有主人。没有人能当我的主人。”

        少女即使已经忘记了很多事情,但身上一股高贵气质仍然不变,与阴沉懦弱的英雄不同,充满自信。

        接下来,应雄又问了她不少事,少女一问三不知,不知从哪来,不知从哪去,更不知怎么落到废旧场。

        他也发现,少女尽管关于自己的事情都忘记了,谈吐间,对其他领域却知之甚多,许多见解让他惊叹,似乎磁盘放置了不少珍贵资料。越谈越心惊,他怀疑少女不是普通的机器人。

        “没理由配置这么高的机器人就这么丢了。”

        身为机械师的好奇心被点燃,最后应雄涨红着脸向少女表达检查一下她的身躯。——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位机器人脸红,在刚才与她的谈话间,使得他忽略了她的身份。

        当应雄小心查看少女手臂时,忍不住发出惊叹,双眼充满好奇神色,“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我从没见过这种材料,是生物培育而成的,还是人工合成?难道是星众国最新的试验产品吗?”

        关系到自己最喜欢的机械,应雄像是变了一个人,不复之前般懦弱胆小,反而是把少女忘了,自顾自的摆弄身躯,用手抚摸,鼻子嗅嗅,不断发出惊叹声。

        少女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摆弄,浑然不把身体当成自己的。

        “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完美的天工造物,材质不明,线路找不到,谈话间的情绪完全人性化。你究竟是神,还是魔?”

        应雄放下了她的手臂,满脸震惊。他觉得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不得几回见。这是超时代的完美造物。

        “我就是我。”少女面无表情的答道。

        “你有名字吗?”应雄想到了什么,问道。

        少女摇了摇头,应雄瞥见月光照耀在她身上,把蓝发染成白发,脱口而出:“以后叫你“蓝月”如何?”

        少女微微侧头,透过他的身体看到了门外的满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蓝月、蓝月。”

        下方,小机器人,由应雄拼凑废弃零件而成的小诺举着机械臂在欢迎。

        蓝月弯下身,摸了摸他光秃秃的脑袋,微微笑了起来。

        这一笑,看愣了少年。蓝月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人,一举一动自带高贵气质,可能制造她时,就是以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为蓝本,她是人们心中最完美的形象。

        就这样,不速之客住进了少年的“家”,她一点都不嫌弃巴士的废旧,甚至还帮忙清理昨天滴落进来的浊水。

        越是与蓝月相处,应雄越容易忽略掉她的真实身份,“或许她不是单纯的机器人,可能是类似基因人的特殊改造人?”

        晚上趴在台前睡觉的应雄在胡思乱想,至于蓝月自然是睡在他原来的铁床上。

        脑中闪过一个个念头,终究是太累了,很快他就进入梦想,蓝月静静的躺在床上,双眼泛着茫然,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又有何目的。

        一阵风从缝隙吹来,少女起身为他盖上了一层棉被,独自抱着小诺,坐在巴士台阶上,望着前方黑夜......

        “我去上班了,你吃什么?”

        第二天,醒来的应雄急急忙忙的出了门,临走叮嘱道:“小心不要走出来,这一带很乱,经常有人抢劫,如果有人进了巴士,你任凭他们拿东西就好,保护好自己就行。”

        “放心,到时候我肯定打跑他们。”

        (??????)??蓝月自信十足的握拳。

        望着不比瓶口大多少的小拳,应雄带着担忧去了工厂。

        ......

        “还要让我给你说多少遍,昨晚打扫的时候你有没有拿厂里的金模板!”

        刚一到工厂,应雄就听到了监工的咆哮,原来是今早开工,发现厂里最重要,也是最贵,蕴含黄金成分的模板被盗窃了。东西失窃,昨晚打扫卫生的应雄自然有最大嫌疑。

        应雄铁青着脸,竭力抗争:“不可能是我,昨晚打扫时,我也看到了,模板还在,肯定是第二天凌晨丢失的,厂里有监控系统,你可以调来看!”

        “好,要时候真是你小子拿的,我要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监工人高马大,一手提着瘦弱的应雄去往监控室。

        其他工人见状,也一并跟了进来,一位在此工作20年的老员工假装善意道:“应雄,真是你拿的就早点承认,也少一阵皮肉苦,否则待会被送到警所前,又要挨阵毒打。”

        “是啊,是啊。”其他人唯恐天下不乱在瞎起哄。

        应雄被众人簇拥在中央,默默低着头,双手紧握,指甲刺入肉中,却比不上心中的痛。

        隐约间他听到有人悄悄谈话,“又丢了?一年一度的环节,我看是被他小子拿了把,仗着自己姐夫在上面。”

        “可不是吗,我看应雄要倒霉背锅了,监控室监视模板的肯定又“坏”了。”

        周围传来的话越发让他感到冰冷,这不是偶然,而是蓄意的。

        监工想要栽赃,其他人就算知道真相,也只是当个笑话。

        很快,监控室内又响起监工的怒骂声,不出意料,最关键的地方,监控黑屏了。

        暗地里的员工都看不过眼了,“为什么每次都是出事时监控器坏掉。”

        当然这句话只是在心中嘀咕,没有人为了应雄得罪监工。

        “你看看,现在证据确凿,昨晚你最晚离开,一大早上金模板就丢了,不是你还是谁!”监工凶神恶煞,小人如恶鬼,一股气势压迫的应雄脸色煞白,什么确凿的证据没找到,先把屎盘子扣上再说。

        应雄被气得铁青,但生性老实的他,怎么辩解的过老油条?再加上旁边人你一言,我一句,明捧暗讽,这个时候他是百口难辩,他们就想要你死!

        “来来来,你跟我走!”

        监工气势汹汹的拽过应雄胳膊,应雄身躯一转灵巧的躲闪了过去,第一次反抗,他可以受人欺负,但绝不受人诬陷,帮人被黑锅!

        “你小子竟然还敢反抗!”

        一下子没逮住他的监工大怒,听见众人嬉笑,更是脸色气到发红,连工厂最底层的人都不能镇压,那以后还怎么管其他人?

        监工一怒之下,蒲扇大的巴掌轰的一下扇向应雄,这一巴掌打实,半条命都要折掉。

        应雄显然也没想到监工出手这么狠,双眼紧闭如风中残烛。

        “痛死我了!”

        忽然,厂房内一道惨叫声响彻,在众位劳动人民震惊的眼神下,发出惨叫声的是无恶不作的监工,此刻泊泊鲜血从掌间流出,他的手掌被捅出一个洞。

        “是你?你怎么过来了?”

        应雄震惊的看着眼前美女救少年的少女,来者正是蓝月,她在不知不觉中就跟随他来到了这里。

        “杀你这种人,脏了我的手。和你多说一句废话,就是我输了。”

        蓝月此刻漂浮空中,不染红尘,蓝色长发飘舞,双眸冷清一瞥。

        “和我走。”

        “走去哪?这下真走了,那不是坐实了是被我偷窃的吗?”应雄满脸惊愕,浑然没把面前这位天之娇女和昨晚的单纯少女联想到一起。

        “天涯海角,哪里不可去?他们诬陷你偷东西,任凭你有百口也难辨,他们只是想让你死。不是你拿的,无需多久就能找到。”少女碧眼看向了他,等待他的选择。

        “但是,现在走,连钱都没准备....”应雄迟疑道,话未说完就已被少女打断。

        “你还是不是男人?”

        这句话的杀伤力太强了,当即应雄涨红脸,咬牙道:“好,走!”

        ——————

        “你们还想走,大家围住他们,别让这对狗男女逃跑,今天不让你们爬着出去,我就不信苟!”狗监工痛捂手掌惨叫道。

        “小熊,你这样走了让我们很为难。”

        “真的不是你拿的,就和我们乖乖去警所。到时候自然真相大白。”周围涌来一批曾经同事。

        这些人面对监工欺压同事,笑着看热闹。但对比他们更弱小者却比谁都残忍。

        面对潮水一般的压力,应雄的喉咙紧张的吞下一口唾沫,想本能的后退,但想到身后的人,又脸色煞白的咬牙挡在她的身前。

        他没看到,身后的蓝月,双眼已经越来越寒冷,宛如一潭万年玄冰泉眼。

        “滚!”

        嗡——!

        厂房金属盖被掀开,围来的众人像抹布一般被吹飞至天际,只留下满地的惊恐惨叫声。

        “你?”

        应雄觉得今天可能是自己这辈子吃惊最多的一天,嘴里都能塞下一个鸵鸟蛋。

        蓝月看了他一眼,忽然伸出手拉住应雄粗糙的手掌,“带上小诺,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被牵着手的应雄如同人偶一般随少女拉扯,今天的非日常现实让他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等他回过神来,已经发现自己抱着小诺正乘坐在驶向未知的机车上。

        望着窗外飞速掠过的风景,少年愣住了,这时手心闯进一阵温暖。

        应雄惊讶抬头,少女甜美一笑,“你的潜力很大,只不过为人太懦弱胆怯,完全没发挥出来。待在那个鬼地方,自会让你的灵魂不断沉沦,这一次就让我帮你改正这个缺点,让你成为一位真正的男子汉。”

        “额.....”从小被人厌恶到大的应雄从来没听过如此肯定的话,一时间脸红起来。他试探性的开口:

        “我能行吗?”

  https://www.02shu.cc/71_71426/492697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