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我的神话世界 > 第478章少年终将成王

第478章少年终将成王

        是时势造就英雄,还是英雄造就时势?

        应雄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抱着小诺,和神秘少女蓝月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少女似乎毫无目的,又似乎沿着莫名规律找寻一个个遗忘之地。

        “蓝月,你到底在找些什么?是不是与你的记忆有关。”有一次,应雄问道。

        “不。”少女望了他一眼,“比起找寻我的记忆,你更重要?”

        “我?”

        少年不自信的回答,不知为何,可能是因为自己救下了她,少女天生对他好感很高,一路上对待他人态度清冷高傲,唯独与他相处时如水鱼般融洽。

        “你很强,缺少的只是迈出第一步的勇气。”

        少女很认真的重塑应雄,一路旅行,如一部潇洒的公路片,他们曾遇到劫匪,蓝月笑盈盈的静坐,调皮一推,让应雄硬着头皮站出来反抗。

        子弹扫射间,生死交错时,应雄以为自己一生结束了,然而最后他爆发出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力量。

        子弹的轨迹在他眼中历历在目,速度如放慢百倍,他甚至能根据枪口位置就预判弹道。

        当一位劫匪惊慌的抓住一位儿童当人质时,应雄发怒了,眼前血红一片,当回过神来,周围一片惊恐的尖叫声,旁人如看犯人的看着自己,不断远离。

        应雄茫然低头,双手染满鲜血,刚才他一手斩直接把劫匪砍成两半。血液四剑,内脏留了一地。

        这时一道温暖的的触感从手心传来,是蓝月。

        “不要再乎他人眼神,群众是愚昧的,做好自己就行,只为自己行事。你所认定的事就是宇宙的最大真理。”

        伴随着一路喧哗,两人走了。

        少女的话像是一枚子弹射入他的心田,“只为自己而活”,从未有人与他说过这般话,就算在无穷的梦境中,也从未有人与自己这般说过,如此信任着他。

        若有若无间,应雄觉得似乎曾经有一个类似的人,似乎是自己大哥,也曾鼓励自己,让自己不放弃不抛弃,只不过没有少女这么的毫无根据的相信自己。

        大哥坚信命运执掌在手中,他只信自己的拳头!大哥极疼爱自己,有什么事也是挡在自己身前,与主动推动自己的少女行事风格不一样。

        一路匆匆,伴随着车水马龙,少年成长了,身躯越来越高大,更重要的是心灵与气质的蜕变,只是一年时间,他已脱胎换骨。

        让一年前工厂的工人见到,可能不会相信面前这位英姿勃发,阳光自信的英俊小伙是当年怯懦的人。

        一年了,蓝月面容未变,还是那么的惊艳,岁月未曾带走她的一丝美丽,时时看呆了应雄。这是他生命中的一缕光。

        她给予了一位男人最重要的东西,自信自尊。

        应雄自己都未想过,自己在机械方面有这么高天赋,一双手巧夺天工,能组装成一台台传奇机甲。

        旅途中,不知为何,有一批神秘黑衣人追杀他们,更准确的说是追杀蓝月。无论他们逃到哪里,黑衣人穷追不舍,也不知是如何找到他们踪迹的。

        应雄估计,这与她的身世有关,这一年来,他们踏足一个个神秘禁区。

        曾见过高山,曾望过流水,却始终未找寻到少女丢失的记忆。

        不过,比起找回自己的身世与记忆,少女似乎对应雄的兴趣超过自己。

        黑衣人频频来犯,来的越来越强,越来越多,数次在车站、广场等群众聚集地方出手,根本不顾及伤害到他人。

        “昂!”

        车站前,尖叫逃跑的人群,不复当年怯懦的应雄踏步而出,前方有五位黑衣人用自动步枪扫射着,连其他无辜乘客也遭了殃,有一位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在痛哭。

        应雄身上浮现龙吟虎啸之声,左青龙右白虎,神象护体,一把救回小女孩后,猛地一回头,右手作龙式。

        昂——

        真龙摆尾,刹那间五位黑衣人被打翻,而此时又从后方猛地窜出一道人影,人影凶悍,如黑虎下山,气势迫人。寻常同阶进化者,遇到他,十分力量只能发挥五分。

        面对突然袭击,应雄眼角扫了一眼,忽的伸出左手小拇指。

        “少商。”

        噗呲。

        一瞬间,皎洁剑光如匹练,横斩而下,这位可为一国守护者的顶尖进化者被横斩。

        “走吧,看来这里是不能久留了。”

        放下小女孩,两人并肩前行,小诺坐在英雄肩头上,放在一年前,应雄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强到这个地步,神通武术,拈手即来。

        蓝月并未传授自己任何东西,而是让他认识到自己的内心真实所求,一年时间,应雄已脱胎换骨,身体进化程度之恐怖快捷,早已打破种种历史记录。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瞠目结舌。

        曾有神级追杀者而来,网络上没有关于这位超级追杀者的记录,在经过一场生死战时,神级追杀人刺穿他的心脏。

        最关键时刻,应雄脑中忽的浮现出两道人影。

        那是一处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天上昏暗,下不完的尘雪,一位雄姿勃发,英俊神武的男子传授一位少年武艺。

        少年并不是他,而是数次出现梦中的大哥。

        无论在哪个平行世界,他始终是见证他人的配角,主角不是他。

        灰雪降临,冻得人发颤,却浇不灭少年身躯的热火,那双坚定而又决然的眼睛如点燃黑暗的篝火。

        “....你是注定要成为救世主的男人,要吃他人都吃不完的苦,打破我所创下的进化记录,你可服吗?”

        “不服,我将超越所有前贤,成为故事中的主角!”

        少年毅然而然的嘶吼着,身躯如龙似虎般跃动,天地中只有两道一大一小的身影,但两人没注意到的是,在他们身后还有应雄以及另一位少女谷梦担忧的看着两人。

        大哥练习的盖世战技,导师所演练的无上杀招在生死一刹那间被回忆起来。

        源自灵魂深处的记忆被融合,应雄并未施展两人的战技,而是十指舞动,如跃于琴键上的玉笋,亦好似翩翩起舞的妙龄仙女。

        “人体有梢,终于十指。”

        他全身经络自动打通,源自远古的记忆被唤醒,一扇扇人体密门轰隆打开,生命密码被徐徐解开,象征一切之源的dna双螺旋无限延长,好似一道神之阶梯。

        “少商、商阳、中冲、关冲、少冲、少泽。”

        “太阴、阳明、厥阴、少阳、少阴、太阳。”

        十指交叉,剑气纵横,或是浩荡中正,或是奇怪诡谲,与其说这是一门战技,不如说这是人体自带的一门生命密码。

        只有一击,仅仅一击,来访的神级进化者陨落,被十梢剑气切裂成数千块,活性细胞的精神烙印被碾压成灰。

        这是应雄自创的《十梢剑谱》,十指交叉间,剑光映照赤子心。无物不斩,无物不破。

        令高傲的蓝月忍不住拍掌惊叹,“这是我见过最美丽优雅的招式。”

        “你记起来其他了?”应雄当即问道。

        “不,我还是混沌一片,但我的直觉告诉自己,从未见过如此令人心悸的招式,与其说这是剑术,不如说它是生命的终极进化方向之一。”

        “蓝月,你还未记其任何东西吗?”

        在一座废弃的地下基地中,应雄挖掘出了一个万人坑,里面埋葬的是上十万具骸骨,在他们骨骼上,他发现这应该源于一场恐怖的现代化战争,他们是被光剑、炮弹所击杀的。

        然而历史书上并未记载任何现代战争,他曾窥见过去之景,同样未见到如此大规模的战争。不知为何,随着进化程度越来越高,应雄觉得与周围有一股违和感。甚至对自身也产生一股怀疑。

        当年的梦境越来越清晰了,最重要的一梦中,自己追随的大哥失败了,一位位人类强者如流星般陨落,梦的最后只有一具张牙舞爪,萦绕在所有人心头的庞大黑影,魔影滔滔,无比压抑。

        “说了多少次,比起我,你更重要。”

        蓝月再一次摆手,她对他的兴趣,超过自己。

        应雄沉默,对方给予了自己男人最重要的东西——尊严与自信。他觉得自己要回报给她一些什么。

        “你为什么这么看中我?我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人,故事中的小人物。”

        “不,你一点都不普通,在我眼中没有一个人是普通的,他们的心中都蕴含超越一切的潜力。你没发现自己这一年的变化吗?”蓝月笑着回头。

        “你已经超越了目前已知的所有进化者,一步步揭开世界的真相。”

        “世界的真相?”应雄心中一动,“我之前就和你讲过,不知何时起,我的脑中经常梦见生活在不同世界的我,有星际时代的我,有古武时代的我,其中最强的一个,就是身处星辰战场的另一位我。

        那里我与大哥并肩作战,经历无比真实,数次令我梦碎泪醒。

        我对许多事情有一股既视感,尤其是随着最近实力越来越强,这种感觉更强烈了。我觉得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有一种违和感,如身前的万人坑,历史上根本没发生过!这不是发生在我们这个世界的事!”

        “那我呢?”蓝月碧眼直直的盯着他。

        这一次,应雄并未逃避,漆黑双眸凝视着这位带给自己改变的少女。

        “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感受到的温暖,只有在你身边我才能感受到一丝真实。”

        望着这双纯真的眼睛,一向自信高傲的蓝月竟然逃避了,

        “你能进化这么快的原因,很复杂,不是一句两句所能说得通的,你可以理解为,你是取回遗失在岁月中的力量。你的前世本身就这么强,你是生命的奇迹。”

        “前世?转世吗?”应雄呢喃,“也不对,我记忆中最深刻的那位人,指引我前进道路的大哥,他被誉为有史以来最天才的救世主,一路踏歌前行,进化程度也没有我这么快。

        生命层次的跨越是循循渐进的,但我觉得自己似乎是跃迁进化,根本不受常理束缚,如打开了限制器一般,我已经超越了自己最强的前世,我能感觉到自己单单站在这里,每时每刻都在变强。”

        说到后面,应雄自己都有点害怕了,他看着自己双手,问道:“我说,蓝月,你是不是解开了我的生命密码,让我的寿命浓缩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这才能用常理解释。”

        “是你自己解开了生命密码,让dna无限延长,每一个人都是生命的奇迹,只不过被环境束缚了太多太多。”

        蓝月的双眼闪过一缕异样情绪,她忽然转身,声音从她背后传出,应雄见不到她此时的面容。

        “你听说过平行宇宙的理论吗?”

        “听说过,你的意思是说我在无数梦中见到的自己,见到的死亡场景,都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真实自己?”应雄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那最重要的那场梦境呢?我们果然失败了吗?!”

        他变得激动起来,任谁听到这样的话都不能冷静。

        “世界的真相残酷而又冰冷,无论拥有多少平行世界,最后都会收缩在一个点上,因为一切都是以最初世界为基盘。”

        应雄依旧未见到蓝月此刻的面容,但想来十分复杂与惆怅。

        应雄追问道:“那怎么才能进入到真实的世界?我们究竟如何了?”

        这时,蓝月蓦然回首,碧眼中闪过一缕不忍与愧疚,“如果我说,你是死人,一个个平行世界都是一块块墓碑,你相信吗。”

        轰隆。

        蓝月说的话,令应雄震住了,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对方,窥见她眼中的那一缕抹不去的伤感,应雄心中如压万斤石,他最不愿的,就是见少女蹙眉伤神。

        应雄嘴唇微动,“.....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

        蓝月不敢回头看他,低声道:“如果我说这一切的起因,罪果都在于我,你能原谅我吗?”

        “什么?!”

        应雄今天是最受到惊吓的一天,蓝月似乎唤醒了什么记忆,状态有点不对劲,还未等他追问,上方传来轰隆声,有大批军队荷枪实弹围来。

        地下更是隆起,一条身长百米的狰狞地龙神猛地钻出,黑暗中,一位位气势强大的黑衣人走出,他们身上有股黑暗波动,邪恶恐怖,最弱者都是神级,世界上根本没有这么强,这么多的神级进化者。

        “平行世界的自我搜寻程序吗?是她的潜意识作祟,看来这一次真的要永别了。”蓝月悬浮于空中,蓝色长发如波浪,亦好似汪洋,身躯在发光发亮,一袭刻满岛屿与海洋图案的尊贵王裙慢慢浮现在她身上。

        “砰!”

        一枚特质的狙击弹从黑暗中射来,更有地龙神张开血腥巨口,猛地咬向失魂落魄的应雄。

        “找死!”应雄脸色忽变,右手食指中指并列,身躯潜力神门轰隆打开,生命密码锁瞬间解开。

        蓬勃能量如道道江河一去不复返,毫无阻碍的通过商阳、中冲两道经络冲出,绝世剑气迸射而出,还未等这些神秘追杀者反应过来。

        浩荡剑气割裂一切,地龙神被瞬间腰斩,黑衣人脸色大变,身躯蠕动,施展逃生秘术,却逃不过一缕剑气的倾斜。若有若无间,他们临死前见到了高山流水......

        剑气余势未弱,切割大地,上空军队成批成批的爆炸。

        应雄挥出一剑后就再无未顾忌他们,而是紧紧追着越飘越远的蓝月。

        此刻,身穿一袭世界之袍的蓝月好似飞升离去的嫦娥仙子,蓝发飘舞间,有股梦幻飘逸之感。她的眼神很悲伤很自责。

        “蓝月,别走,你还没告诉我,怎么去真实世界,你还没告诉我,你究竟是谁!”下方预感到什么的应雄大急,这是自己生命中唯一的光,他要抓住,绝不容许光的飞逝。

        “你走吧,无论是你,还是这个世界都是虚假的,你已经死了,残存在这里的不过是一缕始终不肯消散的执念,你始终未曾忘记自己出生卑微之时的场景。一切的悲剧都需要我自己来弥合。”

        越飞越远的蓝月身上散发出一缕缕脱离沉世,不在此界的超脱意味,她身上的神性觉醒了,记忆如潮水般找回,无数在平行世界的经历全都回忆起来,甚至连自己从懵懂中被唤醒,孕育五大文明,与凤凰凶真交谈的记忆也想起来了。

        蓝月双眸留下两行清泪,晶莹泪水比之世界上任何钻石还要璀璨美丽,每一滴泪都是一个伟大文明的毁灭。

        “我要去挽回自己所犯下的一切,一切还有救!”

        嗡——

        虚空如海水般坍缩,蓝月的身影彻底消失了,那一位高傲如天帝的女子终于不见了,独留下下方伸出右手想要抓住什么,又终究抓不住的少年。

        应雄的嘴唇微动,怔怔的凝视着她消失的地方,根本没注意到周围涌出的一批批黑衣人,他们有的是龙头人身的邪神,有的身上气势竟已到达第九阶。潮水一般的怪物轰隆一声把他淹没.....

        真实寰宇,初始羊水血海忽的沸腾起来,中央上空处的异次元立方体滴落下一滴钻石眼泪,眼泪中有一位天之神女迈步而出,随着她的降临,血水拱成一道尊贵台阶,欢迎她的降临。

        大宇宙在颤鸣,所有权在被抢夺。

        融于血海中的黑暗盖亚第一时间苏醒,她竟然感觉到自己的身躯被人抢夺!这简直不可思议,只有一个可能。

        “是你,没想到你隐藏的这么深,还未彻底毁灭。”黑暗盖亚从血海中升起,面无表情的看向另一尊自己。

        “你我本一体,你永远杀不了我,我也永远杀不了你。”蓝月散发幽蓝光芒,如海水般温暖。她身上与黑暗盖亚穿的一般,具是世界之袍,只因她也是盖亚!

        “哼,一切都迟了,到了这一步,你猜都猜不到我有多强!”

        嗡——

        大宇宙在共鸣,黑暗虚空如海怪般蠕动,黑暗盖亚创世灭世,制造多元异方体,强大到不可思议,即使蓝月奋力抵挡也阻止不了,黑暗对自己的吞吸。

        黑暗盖亚一掌压下,宇宙至高法则在迸射,好似无穷啪平行宇宙的重量压来,直让蓝月喘不过去来,灵魂都在颤抖。

        “果然,只有最后一步了吗。”

        蓝月身躯浮现出一道道禁忌魔纹,魔纹好似永不终结的衔尾蛇,纷纷咬向自己尾巴。

        “终结与无限——耶梦加得的诅咒。”

        黑暗盖亚颜色忽变,“你竟然以自身来诅咒自身!”

        一体两面,光明明知敌不过她,就自己为代价诅咒自己,令自我毁灭,能击败盖亚的,只有盖亚。

        黑暗盖亚一声长啸,“想的挺美,我还没答应!”

        “怦!”

        这一刻,整个浩瀚宇宙跳动,究极母神张开黑暗之口,一根根尖锐獠牙好似定神之柱,纷纷钉在正自毁,以自身诅咒自身的光明盖亚。

        “噗呲。”

        一瞬间,光明盖亚蓝月就已被万箭穿心,殷红鲜血滴落在初始海洋,如同回归母体,她脸色露出痛色,爬满身躯的黑色衔尾蛇被强制斩断。

        穿入她身躯的獠牙触手挪动,她被缓缓送入到黑暗盖亚口中,黑暗盖亚双眸冰冷,“终究还是要合为一体,光明黑暗本是一.性,你我融合后,才是真正完整的盖亚。”

        “还是赢不了你,即使以自身为赌注。”被钉穿的蓝月脸色苍白到令人心痛,碧眼绝望。

        咔咔。

        在此关键时刻,忽的,一道异样的清脆龟裂声传出,响彻黑暗,尤其醒耳。

        化身饕餮的黑暗盖亚停下进食动作,被万千獠牙钉穿的蓝月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转头。

        “不、不可能,死了的人怎么可能复活。”黑暗盖亚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震撼神情。

        “咔咔崩——!”

        悬于初始海洋中央,由无数虚假平行世界构成的多元异方体彻底炸裂开来,一枚枚晶体碎片在飞舞,折射出一个个平行世界的画面。

        一双年轻的手掌活生生从多元异方体内部撕开,露出一位平凡少年的半边容颜,以及那只焚尽诸天的怒焰眼睛!

        “撕裂苍天。”

        此刻,黑暗盖亚与蓝月的耳畔上同时听到了这一句话。

        ——《撕裂苍天》,一代神秘至强者毕生最强绝技,徒手发动,无视任何防御,无视任何规则,专克空间禁锢,世界束缚。

  https://www.02shu.cc/71_71426/493026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