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古代美食生存手札 > 番外完

番外完

        又是一年夏初,  去了冬季的料峭寒意,草木郁郁葱葱花儿齐放姹紫嫣红,清脆的鸟鸣和着初升的旭日婉转起伏,  王府后院墙角草丛簌簌作响,随后一个黑压压的小脑袋冒了出来。

        小女娃不过三四岁的模样,  虽然年纪尚小,但容貌却十分精致,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一眨一眨仿佛会说话似的,  长长的睫毛卷而翘,粉嫩菱唇微微上翘,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天生自带一股子笑意,一身粉色的襦裙,头上绑着一对羊角辫,瞧着就跟年画中菩萨座下的仙童似的,任谁见了都忍不住夸一声可爱。

        盯着后门处的守卫看了半响,  小女娃扯了扯旁边蹲着的大白狼的尾巴,  白狼毛发润亮,  通体雪白,  只除了额头中间有一缕灰色的毛,  像是怕被人发现,  小女娃压低了声音,嗓音糯糯,  “小白,  阿娘不许我们吃糖,那我们就去找舅舅。”

        白狼舔舔唇,十分人性化的点点头,  碧绿色的眼珠转了转,抬爪子拍了拍小主人的胳膊,又指了指门口的守卫,女娃笑眯了眼,拍拍白狼的脑袋,“小白加油!”

        一人一狼同款动作,屏住呼吸弓起身子轻手轻脚的贴着墙根慢慢往后门处挪动,蹑手蹑脚的模样活像是做贼。

        圆滚滚的粉团子以及白狼那一身随风飘扬的亮眼白毛,除非是人眼瞎才会看不见,其中一个守卫正准备上前去拦,就被同伴眼疾手快的拉了一把,“别出声。”

        “啊?可是......”

        “再提醒一句,护好脸。”

        “呃......”

        话刚落,就听一声威风十足的狼嚎声响起,紧接着眼前白影一闪,那只白狼竟直接朝他们亮爪子扑了过来,这白狼是小公主的爱宠,伤是伤不得的,两人赶紧慌忙躲闪。

        有白狼挺身而出吸引火力,女娃深吸了口气使出吃奶的劲儿撒腿就往外跑,由于跑得太急还不小心绊倒了门槛差点摔了个狗吃屎,眼见看小主人差点暴露,白狼顿时急了,锋利的狼爪在阳光下闪烁着寒芒,一爪一个直接朝守卫脸上招呼。

        “打人不打脸,小白咱们能换个地方招呼不?”就算防备的再严实,打脸的姿势千千万,守卫不幸中招,捂着脸跳脚暴怒。

        白狼咧了咧嘴,露出两颗锋利的獠牙,碧绿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怀好意,朝守卫身下瞥了一眼,后者顿时背后一凉,“打脸,就打脸!”

        见小主人已经成功逃离,白狼甩了甩尾巴,从被揍趴在地的倒霉蛋身上跳了下来,轻巧几步就闪了出去。

        “娘的,疼死老子了。”地上的倒霉蛋儿龇牙咧嘴的爬了起来,揉了揉承受了‘千斤顶’的老腰,冲着同伴怒目,“你就这么看着小主子跑出去?”

        那同伴叹了口气,十分有经验的朝一旁的大树打了个手势,树叶簌簌落下两片,两道影子已经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随口回道,“三天两头就有这么一出,习惯就好。”就是习惯的代价有些大,守卫有些忧伤,明明都已经放水只差没装瞎了,怎么小白还是要动手呢?

        小女娃成功溜出王府,领着白狼熟门熟路的就上了街,街头人头熙攘,吆喝声叫卖声起此彼伏,糕点烘烤的甜腻香味儿随风飘来,女娃小巧的鼻子抽了抽,循着味儿就去了。

        糕点铺生意极好,虽然时间尚早,但门口队伍已经排的跟长龙似的,店里伙计忙得停不下来手脚,一时间只听得见‘三斤’、‘五斤’的叫喊,糕点铺的火热与旁边已经半收摊的早点铺子的清冷形成鲜明对比。

        小女娃生的精致可爱,孤零零的站在铺子前眼巴巴的瞅着柜台上糕点的模样看得人于心不忍,“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娃,小姑娘一个人在这儿莫不是走丢了吧?”

        见妇人要往女娃身边凑,旁边路人赶紧扯住了她,“你不是盛京人士吧?”

        “啊?对,刚从外地来的。”

        “那难怪你不知道,”路人指了指还在专心巴望点心的漂亮女娃,“这位,广平王家的小祖宗,瞧见她旁边那只大白狗了没?”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大好的事,路人压低了声音,“这可不是狗,是狼,上回也是这位小祖宗自个儿上街来玩,结果碰上了一群不着调的地痞流氓,就是这只狼,将那些无赖咬的身上连块好肉都没了,听说血流成河那叫一个惨呐。”

        “啊?”妇人脸一白,赶紧将脚缩了回来,目光忌惮的看了那只白狼一眼,庆幸自己没往她旁边去,万一被当做人贩子给咬了那她上哪儿哭去。

        小名圆圆的女娃擦了擦嘴边溢出来的口水,旁边的白狼跟她差不多,哈喇子都流了一地了,看了半响,圆圆垂头丧气与白狼大眼瞪小眼,“没钱。”白狼‘嗷’了一声,耳朵也跟着耷拉了下来。

        圆圆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走吧,去舅舅家蹭饭,我要吃红烧猪蹄酱汁肘子还有肥肥软软的闷五花肉......”说着说着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一人一狼达成一致正打算出发去吃大户,结果刚转身就撞上了人,圆圆脚下没站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白一愣,随即龇牙咧嘴的朝某个不长眼敢撞它家主人的人“嗷”了一声,拱起身子摆出要攻击的架势,来人看着一人一狼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变为了然,在白狼警惕的目光中上前,朝还呆坐在地上的女娃伸出了手,声音清润悦耳,“小妹妹,有没有摔疼?”

        少年不过十岁上下的样子,容貌清隽,漂亮的桃花眼中盈满了笑意,嗓音清润若珠落玉盘,圆圆目光顺着他的伸出来的手滑到他脸上,眼中露出一丝惊艳,微张的菱唇隐隐有一丝晶莹滑落。

        赶紧用袖子胡乱擦了擦嘴角溢出来的哈喇子,圆圆在少年温和的目光中不争气的红了脸,羞羞答答的将肥嘟嘟的小手放在了少年掌心,就着他的力道爬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他,扭捏了半响才捏着嗓子软软糯糯的开口,“谢谢小哥哥。”

        见小女娃一副含羞带怯的模样,小手却十分不老实的暗戳戳划拉着自己的掌心,少年眼中笑意加深。

        直到目送少年远去,圆圆才依依不舍的收回了目光,慢吞吞爬上白狼的背,熟练的抓住它两只耳朵,“走,去找舅舅要糖。”

        白狼尾巴一甩,雄赳赳气昂昂就朝国公府进发。

        傍晚,团哥儿下了学顺道来国公府接人时见到的就是自家小妹被人前拥后簇的场景,一群半大的孩子围在她跟前,手里捧着装着各式点心的盘子争先恐后的往女娃身前挤。

        “圆圆圆圆,这是你最爱吃的椰汁千层糕,你尝尝,可甜了。”

        “有你爱吃的卤凤爪,圆圆你吃这个。”

        “虎皮蛋糕,里头裹了椰蓉咸蛋黄,圆圆你尝尝看。”

        “去去去,圆圆现在口味变了,来来来吃芙蓉挞,软软嫩嫩的咬下去还能爆浆。”

        “你推我做什么?”

        “你挡路了。”

        “我擦!”

        “......”

        看着面前又拧成一团的几位表哥,圆圆撑着下巴,目光嫌弃的上下打量了几眼,长长叹了口气,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伸手各拿了几块尝,熟练且敷衍的夸赞,“好吃。”

        “圆圆,你最喜欢哪个?”

        圆圆眨眨眼,“都喜欢。”

        围观了半天,跟团哥儿同来的二皇子忍不住喷笑,捣了捣一脸无语的团哥儿,笑着挪揄,“咱们圆圆还真是人见人爱哈。”

        团哥儿对小妹的受欢迎程度早已经麻木了,毕竟十多个绿苗苗里头就这么一朵红花,瞥了一眼二皇子,冷不防开口,“溱溱姐最不喜欢男子穿红衣,说娘娘腔。”

        “真的?”二皇子脸色一变,转身就要走,“我马上就回去换。”

        刚走了没两步,二皇子觉察出有些不对,僵硬着转身就对上少年似笑非笑的目光,二皇子的俊脸刷地一下就红了,咬牙切齿,“团哥儿!”

        团哥儿笑眯眯的,哥俩好的搭上了二皇子的肩,“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二皇子梗着脖子死不承认,“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团哥儿撇撇嘴,还嘴硬呢,自打去了一回边关回来就开始失魂落魄了,今儿听说请宋姨他们来王府吃饭,这人屁颠屁颠就跟过来了,为了啥还用说么?

        二皇子见瞒不过去,泄了气恹恹的,“你先别到处乱说。”

        团哥儿懂了,单相思嘛,拍拍二皇子的肩,“加油。”

        二皇子一咧唇,“一定。”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团哥儿跟靖国公夫人他们打了声招呼就带小丫头回家,刚走到王府门口,远远就瞧见了倚着门的红衣妙龄女郎,二皇子脚步一顿,赶紧转身胡乱整了整衣襟,又问团哥儿,“我头发没乱吧?”

        团哥儿憋笑,竖起大拇指,“好得很。”

        “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清朗的女声在身后响起,二皇子下意识扭头扯出一个笑容。

        宋溱溱如今已经十六了,身量高挑,穿着一身赤色劲装,长发高高束在脑后,因为长年在边关肤色不比寻常贵女一般白皙无瑕,大概是跟着宋柒上过几回战场,较之幼时的顽劣她如今气质更加内敛,眉眼舒朗,整个人犹如一团灼灼烈焰让人忍不住将目光定在她身上。

        “溱溱姐。”团哥儿笑着打招呼。

        “哟,都这么高了?”宋溱溱笑眯眯的上手揉了揉小少年的头发,无奈的将自个儿被揉乱的头发压下去,团哥儿嘀咕,“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又不是君子,”宋溱溱正大光明的很,“你看什么呢?”察觉到二皇子鬼鬼祟祟的目光,宋溱溱凤眸一挑,后者则飞快的抬头望天,左看右看就是不看她。

        宋溱溱撇撇嘴,目光落在瞪着大眼睛看自己的女娃身上,顿时眉开眼笑直接拎着她的衣领将她提了起来,捏了捏女娃软乎乎的腮帮子,“真可爱,还认不认得我?”

        圆圆眼睛一亮,“漂亮姐姐。”

        “小嘴真甜。”宋溱溱心花怒放凑过去‘吧唧’亲了一口,揉揉小家伙的脑袋,一边往府里走,一边眉飞色舞道,“容姨今儿做了烤全羊,咱们有口福了。”

        另一边,闻着烤羊排的阵阵炙烤肉香,宋柒大口大口的啜着珍珠奶茶,一边狠狠吸了吸鼻子,露出陶醉之色,“真香,吃了这么多烤羊,就属你烤的最好吃。”

        “那就多谢你的赞誉了。”容妤好笑的瞥了她一眼,随口问,“你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

        “等老太君过完寿辰吧。”宋柒口中的老太君是叶宸的祖母,叶宸当年随宋柒远走边关,一去就是近十年,五年前两人在边关成了婚,如今一儿一女儿女双全,溱溱还是姓宋,袭安定侯的爵位,儿子则随叶宸姓,日后撑起远安伯府的门楣,这两人之间的爱恨情仇简直都能出书了,早些年京中还有不少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看笑话,毕竟叶宸身为远安伯世子竟然放着入内阁的机会不要,去边城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当父母官,简直就是脑子有坑,不过现在嘛......一儿一女居然都有爵位,还一个比一个高,简直就是血赚,大家也只有酸的份了。

        宋柒将最后一点奶茶喝完,砸吧砸吧嘴,“我已经向陛下递了折子,等将边关的事交接清楚就回京。”

        容妤一愣,“你改主意了?”

        宋柒轻“嗯”了一声,“叶宸为了我在边关蹉跎了近十年,以他的本事该入内阁中枢秉政来日当个宰辅也使得,虽然这些年不论是他还是远安伯府都从未有过怨言,但我将人家儿子一锁边城这么久心中总打不过去,如今边关安稳,也该回来了。”

        这两人能走到如今的确是不容易,容妤心中感叹。

        “等我闲下来了就去你店里打杂如何?”

        “没问题。”容妤笑眯眯的,“包吃包住还发月钱。”

        “知道你容老板如今家大业大,”宋柒斜了她一眼,立马就换上一副笑颜,“记得多发些月钱。”

        两人说说笑笑,然后一只灰狼慢悠悠晃了进来,熟练的往容妤脚下一趴,打了个哈欠就开始睡觉,宋柒瞅了瞅灰狼鼓起的肚子,“这是有孕了?”

        容妤点头,“四五个月了。”

        这只灰狼是四年前去庄子上玩的时候被大白从山上叼回来的,小家伙那会儿连眼睛都还没睁开,小小的一团连叫声都细细的,应该是才刚出生不久,母狼已经死了,一窝三个狼崽就活了它一个,大白看它看得跟眼珠子似的,容妤起身还欣慰大白知道爱护幼小,直到灰狼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她才惊醒,哪里是当闺女养,这特么是给自己找了个媳妇儿!

        一大把年纪了还老狼吃嫩草,容妤只能说大白忒不要脸。

        说曹操曹操到,成功再次晋级当爹的大白意气风发,迈着八字步,狼目一扫准确的锁定了媳妇儿的位置,立马就朝这边冲了过来,刚凑近,原本闭眼睡觉的灰狼睁开了一只眼,龇牙吼了一声,大白一个哆嗦差点给跪了,小心翼翼的呜咽了一声,灰狼不理它,大白再接再厉,灰狼甩了甩尾巴,估计是嫌它烦,起身慢悠悠的朝外走,大白赶紧跟上,耷拉着耳朵亦步亦趋的样子看得人好笑。

        “它们方才说什么?”宋柒虚心求教。

        “这......”容妤语滞,“要不你自个儿去问问?”

        明月初悬,院子里晚膳已经摆上了,香喷喷的烤羊还架在火上用小火细细的烤着,已经是夏日,容妤还特意备了冰淇淋瀑布火锅,一应糕点吃食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团哥儿他们几个还好,倒是小丫头眼睛恨不得直接黏在桌子上,左扭扭右看看,“阿爹怎么还不回来?”

        容妤无语,“你不是在你外祖那儿吃饱了么?”

        圆圆一本正经摇头,“阿娘,你说的,女子生来就有两个胃,”小丫头摇头晃脑,“一个拿来装红烧肘子,另一个就拿来装香喷喷的烤羊肉。”

        好了,她知道今儿在国公府这小丫头吃的是什么了。

        趴在旁边的小白突然支愣起耳朵,拍拍小姑娘的腿,圆圆眼睛一亮跳下椅子就往外奔,“阿爹回来了,我去接阿爹。”

        殷玠刚踏进院子,就见自家闺女跟只花蝴蝶似的朝自己飞奔了过来,清冷的眉眼顿时柔和了下来,半蹲下身子张开手臂等着小闺女扑到自己怀里,然而——

        “小哥哥~”欢快的声音响起,殷玠眼睁睁看着自家闺女都冲到跟前了居然临时转弯朝另一边扑去,小姑娘眉开眼笑的拽着小少年的衣角,糯糯童声止不住的欢喜,“小哥哥,咱们又见面了。”

        名唤叶晏的叶宸幼子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脸上含笑,“圆圆妹妹。”

        两小孩儿互通姓名之后就高高兴兴手牵着手走了,被忽视了个彻底的殷玠,“......”

        同样被忽视了的叶宸以手抵唇轻咳了一声,含笑挪揄,“看开点吧,迟早有这么一天。”

        殷玠轻飘飘瞥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心中琢磨着防狼计划要开始提上日程了。

        “小哥哥,这个羊排好吃,嫩嫩的,撒点孜然粉裹上辣椒面棒极了。”圆圆充分诠释了什么叫狗腿,赖在叶晏身边死活不挪坑,一边殷勤的介绍哪种吃食好吃,一边张着嘴理直气壮的享受来自温柔小哥的投喂,眼看闺女跟个狗皮膏药似的都快贴人家儿子身上去了,殷玠只觉得一顿饭吃得自己胃疼,“圆圆,过来阿爹喂。”

        “不要,”女娃实力拒绝,抱着叶晏不撒手,“要小哥哥。”

        容妤默默看了半响,叹了口气,夹了块羊腿放在殷玠碗里,不走心的安慰,“看开点吧,你闺女池子里养的鱼都快溢出来了。”

        殷玠,“......”

        同样觉得一顿饭吃得消化不良的还有团哥儿,左看看,右望望,突然发现这一桌子人居然就自己落了单,爹娘叶叔宋姨就不提了,方才还扭扭捏捏的二皇子居然悄悄在桌子底下牵人家姑娘的手!

        莫名的,团哥儿突然涌起一股萧瑟之感。

        感觉到腿被人扒拉了两下,团哥儿低头就见小白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爪子指了指桌上摆在着的手撕鸡,瞥了一眼不远处腻腻歪歪的两只狼,团哥儿叹了口气,十分大方的分了一半手撕鸡给它,“多吃点。”

        小白叼着鸡偏了偏头,眼神懵懂。

        团哥儿拍拍它的头,“革命友谊长存。”

        “嗷呜!”

        作者有话要说:  没写出想要的感觉......我琢磨琢磨看能不能改的更好

        就先到这里啦,故事还在继续,下一辈是咋发展谁知道咧......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一路陪伴,我弄个抽奖哈

  https://www.02shu.cc/79_79409/464983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