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鬼谷神谋 > 第四百九十章刺客行刺

第四百九十章刺客行刺

        第四百九十章刺客行刺

        四人并没有带什么随从,仅有的几个护卫也都远远跟在后面,由子闾亲带着三人向崖下走去。

        “司败大人,为何一直闷闷不乐,这可不像你平时的作风呀!”

        伯否也是善于揣测人心,他看子闾本也是主客,可却一晚上少有说话,酒也饮得不多,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太宰大人见谅,在下确实有些心事,心里难与释怀,这也跟小女青苹有关,实在让大人担心,招呼不周,还望见谅。”

        子闾也是边说边作揖赔礼,面色却是越来越浓重。

        “司败大人是在担心青苹公主,可今日妾身一直与青苹公主在一起呆在相国府,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呀?”

        景成公主也是疑惑,为何子闾会担心青苹,看青苹的样子,一整天虽然并不活跃,可却并没有什么异样。

        “景成公主是有所不知,昨天在大江之上,她私自与一位新近来楚都的敖六先生比试武技,若不是鬼谷先生出手,怕当时已命丧当场了,此事也是我后来才知。

        昨日在下也是一时心急,训斥了她。

        在我追问之下,才知道她所修练的心法极为霸道,叫什么烈炎大法,本性属阳。

        与姑娘家正好相反,若是冒然使用会失了心智,反受其害。

        在下也不太精于武技,也不懂为何她会修习此法,本想找鬼谷先生问问其中原故,可席间听属下来汇报,听闻鬼谷先生已出城而去了。

        所以在下才心里忧虑,对这个女儿不知该如何是好?”

        子闾说完也是长叹一声,对青苹公主的事也是束手无策,这才一晚上闷坐着,郁郁寡欢。

        “原来如此,鬼谷先生不在,那你为何不问问墨先生呢?”

        伯否也是嘿嘿一笑,看了看墨翟,此时子闾像是遇到救星一样,也是看着墨翟。

        “司败大人,青苹公主之事,鬼谷先生也跟在下说过,不过你可以放心,青苹公主已经没事了,只需自行调息内力就可以恢复。

        至于你所说的烈炎大法,确实是一门十分霸道的内功心法,此法最早该是离魂尊主所创,属阳性心法,可以借助太阳的阳气来增强修为,再通过烈阳之气,施展武技,本是一种取天地之灵气的罕有功法。

        昨日之事,只是青苹公主急于求成,不愿于处于下风,所以冒然施展,而且她所汲取的烈阳之气,也过于刚猛,不善于利用调和阴阳,所以才险些**。

        经此一事之后,想来青苹公主会有所顾忌,在使用此功法的时候慎重从之。

        而且想来此时她与蝶儿姑娘一起,而蝶儿姑娘对于内功心法的阴阳转化深有心得,想来会有帮助。

        司败大人可以放心,鬼谷先生已有安排。”

        子闾一听,脸上也是微微一笑,到不像刚才一样,一直愁眉不展。

        “谢谢墨先生,有墨先生相助,想来纵然鬼谷先生不在楚都,也会平安许多。

        只是墨先生可知此次鬼谷先生在此时刻出城而去,不知是所为何事?”

        子闾此时到也顺口就问起,而伯否与景成也都看着墨翟,也想知道王禅此去的意图。

        “鬼谷先生做事向来出奇不意,此次出行当然也是为了楚国而谋,至于具体所为何事,在下也并不知晓,司败大人也不必猜测。

        此次盛会于楚国重整威望也是有利有弊,这其中也会惹得贪慕之人心怀不轨,想来鬼谷先生之所以在此时离开楚都,自然会有其理由。

        司败大人是楚国王族,应以楚国为重,也该小心应对,避免让奸人得逞。”

        墨翟知道王禅的意图,却也不便透露过多,只是善意提醒子闾。

        而伯否与景成公主听了,心里虽然疑惑,但也不便再追问下去,毕竟他们也知道鬼谷王禅做事,未到最后,谁也难与意料他的谋算,但至少王禅走之时派人提醒过他们,这就表明王禅依然还是把他们当朋友。

        而且今晚还特别让墨翟护送他们回驿馆,更是对他们极尽照顾,也体现了王禅的情义。

        而之所以如此特别照顾于他们,他们当然也心知肚明。

        若此时伯否与景成公主任何一人在楚国有什么差池,必然会影响楚国与两国的关系,从而让吴越楚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多变,引发猜疑,最后破坏了三国关系。

        如此一来,鬼谷王禅精心经营的三国平衡势必会再次打破,甚至于重开战火。

        这一点伯否与景成公主都不愿看到,所以刚才墨翟一说要送两人,两人当然也乐于成全墨翟,也是配合王禅,不给王禅添乱添堵。

        “鬼谷先生行事实在让人难与揣测,有劳墨先生提醒,在下一定会小心应对。

        听闻大江之中有水怪作乱,此次楚都盛会还真的难与意料,只是此时楚都护卫之责全在左司马子节侄儿身上,不知他今日为何不来参中此次宴席,就连二哥子西也借故不来。

        难不成昨日裳侄女与子节比试武技,也受了重伤吗?”

        子闾也并非没有猜疑,青裳与子节比试,两人是兄妹,子节无论如何也不会真的伤了青裳,毕竟青裳是子西的爱女,也是楚国公主,子节再自负傲慢,也会让着青裳公主。

        而且昨日鬼谷王禅出手相救的是青苹,由此可见,若青裳真的会受伤,那么鬼谷王禅不会坐试不理,依他的推断,此中必然有不可告人的地方。

        而今夜的宴席子西与子节都未参与,这就让人更加怀疑了。

        “此事虽有疑惑,司败大人到也不必在意,有鬼谷王禅在,想来就算是受伤,也难不到他。

        令尹大人与左司马大人该是担心青裳公主安危,所以这才没有来参加此次宴席,也是情理之中之事。

        其它的事,还要等鬼谷先生回来了司败大人再问询他,自然会清楚。”

        四人边说边走,也已来到江边路上,马车已准备妥当。

        墨翟还是十分有礼的先扶景成公主落坐,再扶伯否落坐,就在此时,只听得抚江楼之中发出几声尖叫惊呼之声。

        墨翟回首一看,脸色也是变成沉重起来。

        而子闾却一时慌了,看着墨翟。

        “司败大人,想来是有刺客入了抚江楼,司败大人还是尽快去查探吧。”

        子闾一看墨翟知道墨翟不会多管此事,自然只会保护着吴越两国使臣,只得独自向抚江楼奔去。

        “墨先生,以你的武技,看起来并不关心抚江楼发生什么事。”

        景成公主脸上也是带着恐慌,更是有些不解,墨翟一上车就问起墨翟。

        “公主,若能在抚江楼行刺之人,其武技自然不在我之下,而且胆识过人,也是谋划好的。

        我纵然此刻追出,怕连刺客影子都见不到,又有何用。

        刺客行刺,一击必中,一击而撤,不会留在抚江楼的。

        况且若刺客欲图谋害两位,行调虎离山之计,那么我若上去,不就正好中了刺客之计了。

        两位还是尽快回驿馆吧,这里发生的事,你们到不必操心。”

        墨翟说完,也不理景成公主,让车夫尽快赶车,离开这里。

        而伯否与景成公主也是心有余悸,面面相觑,也是长舒一气,虽然好奇想知道发生什么事,可却也不愿把自己置身危险之中。

  https://www.02shu.cc/87_87178/541252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