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快穿之反派他总来攻略我 > 第144章 解药

第144章 解药

        书离心下一惊,杨柳此时明明应该在京都,怎么会来这?

        杭正笑了一声,嘲讽道,“我都说了,书将军还是好好担心担心自己吧。”

        “杨柳郡主这是何意?何故来此?”书离不管杭正的回答,直直的看向杨柳,高声问道。

        杨柳自上而下俯视他,“那书将军又何故在此,据我所知,这么多人,将军怕是无权调动吧?”

        书离眯眯眼,拿出一块兵符,“摄政王昏迷不醒,我特此来借了兵符趁胜追击,捉拿反贼。”

        “什么反贼?”听到这话杭正不乐意了,他抱胸道,“我昨日就已经投降伏法了,连认罪书都签了,书将军可不要污蔑我!”

        已经投降了?

        书离猛地抬眼看向杨柳,就听见杨柳冰冷的声音。

        “昨日反贼就已投降,此次是押送反贼回京,不知书将军是如何得来的兵符,又是哪来的消息!”杨柳冷声道,“难不成是书将军自己起了谋逆之心吗?”

        书离心下一惊,只能就着兵符此事做文章,“兵符在此,究竟是谁说谎,可还说不定吧。”

        杨柳冷笑一声,“书将军刚刚不是还问我为何来此?如今我便回答将军,我是因为有人造假虎符,才不得不来彻查此事。”

        “书将军,你擅自出兵,阻拦军队押送反贼回京,有何辩解?”杨柳高声问道。

        书离身边的将士开始窃窃私语,纷纷离书离远了些。

        书离心中气急,恐怕是周媛他们想来扳倒自己,特意拉拢了杨柳出兵。

        杨柳的那块兵符虽在自己这里,可是能用吗?

        小皇帝当真不知道此事,还是说他进了圈套?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书离咬咬牙,将皇帝给他的兵符拿出来,“此乃皇上赐给我的,我有何不可号令军队?”

        杨柳歪歪头,笑起来,“我都说了,我正是因为有人假造兵符才来此的。”

        “众人皆知,兵符一半在我这,一半在摄政王手中,你又何来的两块兵符?”杨柳逼问道,“你说是皇上给你的?”

        她从怀中抽出一纸密诏,展开高声道,“皇上的密诏在我这,兵符也在我这。书将军,伪造兵符,假传圣旨,其心可诛!”

        兵士们纷纷束起长矛,对向书离。

        书离眯眯眼,知道自己输了。

        可是究竟是为什么?小皇帝为什么会对他起疑心?

        书离想不通。

        几个将领已经押住了他,将他五花大绑,往军营赶去。

        书离没有反抗,任由他们作为。

        直到到了谢礼辰帐里。他抬起头,谢礼辰已经稳稳当当的坐在上位了。

        书离一笑,“你果然在骗我,摄政王演技当真不错。”

        谢礼辰微微垂下眼,道,“哪有你厉害,演戏演了十多年,从无破绽。”

        “贡华。”他道。

        太久没有被叫贡华这个名字了,书离一时间有些恍惚。

        原来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啊,那就是五娘乔娘那几个出了问题。

        或者是——雷广?

        书离垂下头,脑中飞速运转。

        他得想个法子回京都,看看揽星阁的情况。

        只要揽星阁还在,来个措手不及的内乱救他出去,也不是什么问题。

        想到这,书离抬起头,无所谓笑道,“押我下去吧,反正你在这里也杀不了我,我乃二品大臣,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你须得将我押回京都三审。”

        谢礼辰笑了笑,“你是不是忘了我昨日说过什么?”

        “我说过,我是摄政王,就算指鹿为马也不会有人敢说什么。”他冷声道,“今天我在这里杀了你,又如何?”

        书离不甘示弱地对上他的视线,笑容逐渐扩大,“自然不会有什么,只是摄政王这么忠心,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信任,恐怕就又要在流言蜚语中失去了吧?”

        “说实话,我真的很佩服摄政王,永远这么忠心。”说着,书离可惜的叹了口气。

        “可惜了,我还没来得及试验,对于摄政王而言,忠心耿耿的属下,和这不确定的帝王恩宠,哪个更重要呢。”

        听见这话,饶是谢礼辰,头上的青筋也爆了爆。

        他捏起书离的衣领,语气沉重,“你与他相识十多年,怎么能这么狠心?”

        狠心吗?书离垂下眼,他已经额外开恩了。

        若不是如此,雷广此时早已经成了人彘。

        “谁说没有证据了?”周媛拉开谢礼辰的手,对着一旁拍拍手,“出来吧。”

        一个身影慢慢从屏风后走出。

        她低着头,恬静的笑,不复之前的调皮机灵。

        书离怔住了,他轻声喊道,“书从?”

        书从抬起脸,轻轻笑着答,“少爷,我在。”

        说罢,书从看向周媛,行礼道,“罪臣书从,甘愿认罪。”

        她跪在地上,一桩桩一件件数着那些罪状,“书家之罪,其一,有谋逆之心,揽星阁下暗自养兵。其二,假死脱罪。其三,制作假兵符。”

        书离静静听着,默不作声,好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直到揽星将那些罪状一一数清,他歪头问道,“书从,揽星阁没了吗?”

        书从不看他,点点头,“没了,烧了,什么也没留下。”

        “那你可真狠心啊。”书离喃喃道。

        书从不再应答,起身走到屏风后去了。

        书离也不在意,他抬眼看向谢礼辰,“早知道就不手下留情了,当时就应该杀了你。”

        谢礼辰冷眼看他,“可惜你没有。”

        书离大笑起来,眼眶红了一圈,他对着周媛道,“把我面具摘下来,我想透透气了。”

        “你帮我一把,我就告诉你,谢礼辰身上剧毒的解药在哪。”周媛一动不动,书离无奈道。

        周媛心中一惊,去摘他的面具,露出一张光洁无暇的脸来。

        她冷声道,“希望你不要骗我,否则有你好受的。”

        “自然不会骗你。”书离笑道,看向谢礼辰,“刚刚有些可惜没杀了你,现在突然好像也没那么可惜了。”

        他冷声道,“我一直很好奇,你当真不知道先帝对你说的那句‘对不起’是什么意思吗?”

        “他把你的解药烧了啊。”

  https://www.02shu.cc/97_97410/541252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