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书穿之拐个反派来种田 > 第2章:炕还只有一张

第2章:炕还只有一张

        达成合作关系后,洛秋暂时放心下来,看了眼窗外天色,有些暗,把倒地的桌子收拾好,琢磨起晚饭来。

        民以食为天,再苦不能饿肚子。

        洛秋记得院子里有些鸡鸭,应该有下蛋,捡两个炒蛋,在把屋子里那点青菜炒了,应该够他们两个人吃。

        来到鸡窝前,洛秋伸手去摸,果然摸到两个,喜滋滋拿回去,开始忙活起来。

        裴诏坐在床上瞧着,洛秋也没指望他这个伤员能帮什么忙,大概熟悉下柴火灶怎么用后,吭哧吭哧忙活起来。

        她做饭还可以,不一会裴诏便闻见香味,他暂时下不了床,洛秋就找了个大碗,给他舀了点饭,上面盖上一层炒蛋,又铺上些嫩绿的青菜,送到床边后跑去桌边,边吃边考虑后面的日子要怎么过。

        裴诏低头去看放在床头的大碗,里面大多是炒蛋,只有两三片青菜,再看洛秋的碗里,绿油油一片,不知怎么心里生出些许暖意。

        吃完饭后,开始纠结睡觉问题,屋里只有一张土炕,怎么睡成了个问题。

        裴诏是伤员,洛秋没那么丧心病狂,但要她睡地上,又有些不乐意。

        洛秋看了眼桌子,是个方桌,也没法睡,真是纠结。

        算了先不管,洛秋跑去烧水,然后用木盆端着热水过来,停在裴诏身前。

        “脱衣服!”

        这女人终于忍不住,要对自己下手了吗?

        裴诏抬头看她,见她眸子明亮,并无邪念,又有些不确定。

        “脱衣服呀,我给你擦擦,你身上那些伤口不处理下会感染的!”

        裴诏想,大概多说半句话会累到她,所以她才总说半句,引人误会。

        “我自己来”

        作为垂涎裴诏美色的村姑,洛秋没穿进来前,原主趁裴诏昏迷时没少占他便宜,导致裴诏醒后十分抗拒接触原主,也因此身上一些伤口没有得到及时的清理,从而落下病根。

        洛秋是个好人,肯定不能放任下去,又怕他多想,便道:“我只处理你上半身的伤口,下半身的你自己处理。”

        “”

        裴诏把拒绝的话咽回去,慢吞吞脱起衣服来,他身上有伤,动作不能太大,洛秋边等边摸摸盆里的水有没有凉。

        好容易把衣服脱下来,没想到这家伙看起来瘦,竟然还有人鱼线,洛秋忍不住多看两眼,没注意到裴诏苍白的脸上浮上一抹不正常红晕。

        他胸口胳臂上有几处刀伤,幸好不深,至于背上要等他转过身才能看见,似乎也没什么严重的伤口。

        原主想救他,金疮药纱布这些早就买回来,奈何裴诏不松口,这才耽误下来,洛秋把这些东西翻出来,用湿毛巾清理过他的身体,才小心翼翼的上起药来。

        药粉撒上去的时候,肯定很疼,因为洛秋察觉到裴诏的身体微微颤动,但他忍耐着没叫出声。

        很快包扎好,洛秋看他还穿着原本带血的衣裳,循着记忆去柜子里翻出件衣服来,是收养她的寡妇男人的。

        “这衣服脏了,你先换,然后自己处理下面的伤,我出去溜溜。”

        裴诏这么讨厌原主,这种情况下应该不希望自己留在这里,洛秋很识趣,选择出门遛弯。

        不想裴诏眉头一皱,看眼外面完全暗下来的天,忍不住开口:“天黑了,你还是不要出去。”

        “哦?”

        洛秋回头,裴诏连忙抓起方才她递过来的衣服穿上,这衣服在柜子里放太久,有股不太好闻的味道。

        “行,我不出去,我烧水洗个澡。”

        也不知原主是不爱干净还是怎么,浑身上下灰扑扑的,连脸上都有灰,她可受不了。

        洛秋又跑去厨房烧水,厨房旁边有个门,出去后走两步就是茅厕,她准备去那里洗澡。

        洛秋洗完澡,裴诏也包扎好腿上的伤,一抬头就见厨房走来个容貌清丽的女子,她一边揉着头发一边嘟囔着,待走得近些,才听见她在说什么。

        “没忍住把头发也洗了,这可怎么办,这么长多久能干?”

        竟然是洛秋,没想到这个灰不溜秋的女人洗干净后这样好看,难道之前脸上那些灰是她故意抹的?

        洛秋并不知道原主长什么样,因为这家穷的连面镜子都没有,买金疮药和纱布的钱都是原主卖寡妇首饰换来的。

        “你发什么呆?”

        裴诏回神,自己竟然看呆过去,将头扭到另一边,冷声道:“没什么!”

        洛秋唔了声,决定和裴诏商量下。

        “那什么,咱家什么条件你也瞧见了,一穷二白炕还只有一张,我不想睡地上,要不你委屈下,跟我挤挤?”

        说出来都觉得离谱,求一个男人跟自己睡不说,还要让男人不要介意,这世道怎么了?

        裴诏没说话,洛秋四处看了看,从厨房找了块长木头来,吹吹上头的灰,竖在床中间,自信开口:“要不这样,以这块木头为界,我不越界,你也别越界。”

        裴诏这才勉为其难的点头,往炕里头缩了缩,洛秋笑眯眯坐下来,找了把扇子,弄起头发来,没有吹风机的日子真是难过。

        女人刚洗完澡,身上有清股新的皂角味儿,里面掺着点甜丝丝的气味,不知道是不是她原本的体香。

        裴诏控制自己不去想,翻身面壁,尽量不去在意身后的动静。

        洛秋弄了好久,头发都没干,架不住眼皮子打架,将头发胡乱搭在一旁,倒头睡下去。

        第二日,一阵鸡叫声中,洛秋揉着眼睛起床,用昨天剩下的青菜熬了青菜粥,又用所剩无几的面粉蒸了三个馒头,跟裴诏一起用过后坐在门口望着对面的山发起呆来。

        裴诏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这个女人在为黄白物烦恼,奈何他不懂这乡野生存之道,只得暂时沉默,由女人去想。

        殊不知洛秋正盯着那座山满眼小星星,这座山气运很足,未曾被开采过,里头的灵药矿石不少,等她身子再好些就去那山上开采,然后拿去镇子里卖,钱不就来了吗?

        想着,洛秋傻笑起来,裴诏听见后,开始思考起来,这女人真能帮自己解毒?感觉不太靠谱的样子

  https://www.02shu.cc/97_97957/541279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