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书穿之拐个反派来种田 > 第5章:好一朵男白莲

第5章:好一朵男白莲

        洛秋知道裴诏为什么突然对周关氏客气起来,因为周围看热闹的村民已经说起周关氏与周富不是来。

        裴诏含笑听着,适时开口:“各位乡亲,想必舅妈心情不好,才不愿意理会晚辈,请诸位不要如此言说舅妈,今日之事本是我周家之事,让诸位见笑了。”

        好家伙,您就是传说中的白莲花?

        洛秋直呼内行,那边的妇人们已经娇羞的同裴诏客气起来,又让裴诏有个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她们,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裴诏轻声细语的应下,目送那些村民们散去。

        “看明白没?不理亏的情况下,愚民总是更愿意相信弱者!”

        待人完全散去,裴诏冷下脸教育起洛秋来。

        洛秋忽然觉得自己的演技还需要磨练,狗腿点头:“诏哥说的对,小弟受教了!”

        这般敷衍的奉承,裴诏也不知为什么,心里涌起几分得意,眸底跟着染上笑意。

        洛秋主动伸手,扶着裴诏回屋在炕上坐下,又吭哧吭哧跑出去关院门,进屋后跑去厨房呼哧呼哧做起饭来。

        裴诏本想闭眼养神,被锅碗瓢盆的声音吵到,见洛秋灶前灶后的忙活,又觉有趣,干脆挪去桌边撑着脑袋瞧她。

        未曾注意裴诏举动的洛秋选择先将米饭蒸上,一边处理鱼一边看着火,忙的不亦乐乎。

        将鱼去鳞剖开,取出不能吃的内脏,划上十字刀,用葱姜蒜盐酒以及淀粉先腌制着,饭蒸好后把锅里剩下的水舀出来,锅烧热放油煎鱼,不过火似乎有些大,洛秋又挪过去夹出两块柴,等她站起身,发现裴诏站在面前。

        “你干嘛?来监工吗?”

        裴诏没理他,跑到灶前坐下,帮她看起火来。

        这个反派似乎没想象中那么糟糕,洛秋边想边煎鱼,等鱼两面煎至金黄,再掺水熬成白汤,香味跟着出来。

        洛秋吸了吸鼻子,把青菜洗出来放进去,要是能有块嫩豆腐就更好了,可惜豆腐得去镇子上买,只能先想想。

        在两人共同努力下,午饭做好了,洛秋拿了个大碗把鱼盛起来,虽然只有一个菜,好歹也有肉了,明天只会更好!

        洛秋在心里打气,裴诏用火钳子将灶内的火灭了,跟着站起身洗了手往桌边去。

        这家伙烧火竟然比自己烧的还要好,看他这气质也不像会烧火做饭的人吧?

        “看什么?”

        许是察觉到洛秋震惊的视线,裴诏不满意的看她眼,洛秋回过神,拿来碗筷,先盛了两碗汤。

        “饭前一口汤,赛过良药方,我跟你说,汤才是精华所在!”

        裴诏将信将疑,端起来喝一口,鲜香浓郁,顺滑入喉,也许是最近都没吃过好东西,恍惚有种这是他喝过最好喝的鱼汤的错觉。

        “但愿你说的是真的。”

        尽管这么说,裴诏碗里的汤很快见底,洛秋又为他添了些,还夹了些鱼肚肉放进他碗里,那里的刺少,还被她挑出来,如此贴心对待,只希望他别忘记那一千两黄金。

        但裴诏不知道,甚至有些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对自己这般好。

        吃完饭,洛秋照旧背着背篓拿上镰刀上山去,山上草木茂密,洛秋捡了根木棍,一边打草一边走,同时留神藏在草丛里的草药。

        渐渐寻见些利于伤口愈合的药草,洛秋丢进背篓里,抬头看了眼,太阳已经偏西,前方是树林,要不要进去呢?

        林子里应该有好东西,想到快要揭不开锅的家里头,洛秋决定赌一赌,幸好她赌对了。

        进入林子没多久,洛秋在一棵大树旁发现株人参,小心翼翼用镰刀挖出来,约莫拇指粗细,至少百年。

        这东西拿去镇子上的药材铺子,怎么的也能卖个十几二十两。

        洛秋将人参小心揣进怀里,准备打道回府,忽然听见哎哟声。

        是个老人家的声音,这种地方怎么会有老人家?

        洛秋循着声音去找,发现草丛里坐着个约莫五六十岁的男人,扶着腿背着个背篓,里头放这些药草。

        这人她认识,是村子里的孙大夫,心地善良,免费帮穷苦人家看病,被村子里的人称为活菩萨,妻子早亡,似乎有个儿子,但没人见过。

        “孙大夫?这是怎么了?”

        “你是?”

        孙大夫疑惑的看着眼前的洛秋,他不记得村子里这样漂亮的小姑娘。

        “我是周丫头!”

        “周丫头啊你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印象里周丫头总是浑身灰扑扑,喜欢低着头,性子比较怯懦,而眼前这个姑娘,清丽明亮,嘴角还挂着笑,实在难以对号入座。

        洛秋靠过去,盯着孙大夫的脚,问他:“您坐在这里,可是崴脚了?需要帮忙吗?”

        孙大夫道:“是的,刚才采药没注意,跌了跤”

        说着,孙大夫撑着想站起来,洛秋忙伸手去扶他,将他扶起来,看眼天色:“天要黑了,要不我扶您下去?”

        洛秋是个姑娘家,孙大夫有些不太好意思:“周丫头,你是个姑娘,力气小,山路又长,要不寻根棍子给我,我自己杵着回去就行。”

        “这可不行,要是等下又摔了不是伤上加伤?姑娘家怎么了,姑娘家也能把您扶回去!”

        洛秋不等孙大夫拒绝,弯腰将孙大夫的手穿过后颈搭在肩膀上,这下搀扶比较省劲。

        “走吧!”

        孙大夫见无法拒绝,只能由着洛秋搀着自己往山下去,余光不经意瞥见她背篓里,发现里头也是些药草,诧异道:“周丫头,你也懂医术?”

        洛秋不好意思道:“略懂略懂。”

        她懂得的确不多,自然不好意思在孙大夫这种正经大夫面前卖弄。

        “这里头大多是止血与帮助愈合的药,是外伤?”

        不愧是大夫,一眼就看出来,洛秋想,裴诏到底是个男人,包扎换药还是男大夫方便些,便道:“是我我男人的,他前些时候上山打猎受了些伤,我便想来山上找些药给他治治,也不知找的对不对。”

        孙大夫瞧了瞧:“如果只是外伤,药材是对的,如果还有内伤这些,里头有两味药最好不要用。”

        洛秋想,这孙大夫看起来人不错的样子,要不让他去给裴诏瞧瞧,医术方面自己是个半吊子,裴诏又不是什么小角色,还是让靠谱的正经大夫瞧下比较好。

        将孙大夫送回家,洛秋回到自己家,跟裴诏提了这件事情,没想到他竟然拒绝这个提议。

  https://www.02shu.cc/97_97957/541279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