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书穿之拐个反派来种田 > 第7章:到处找茬

第7章:到处找茬

        洛秋回去时,天将黑,牛车靠近村口,远远听见妇人争执声,其中一个声音有几分耳熟,似乎是周关氏。

        洛秋不想撞见这女人,可进村的路就这一条,避免不了。

        待靠得近些,可以看见村口围了圈人,人群中传出周关氏尖锐的声音。

        “你老姑娘嫁不出去,我家富儿好心娶你,你还不乐意,也不掂掂自己斤两,瞧瞧自己配不配!小小年纪就学那起子毒舌妇,背后乱嚼舌根说人坏话,不知你爹娘怎么生出你这么个种来,我若是你,早羞的跳河去了!”

        洛秋听得直皱眉,她记得那户人家姓赵,有个跟周富差不多年纪的女儿叫赵兰,模样周正,脾气也好,小时候只有她会跟原主一块玩。

        周关氏是闰土吗?到处找茬(猹)?

        “你胡说!”

        好半天,里面才响起赵兰弱弱的回复,洛秋下了牛车,往人群里挤了挤,见赵兰站在屋门口手足无措,赵家父母似乎不在家。

        周关氏故意挑赵家爹娘不在家来找茬,就是掐准赵兰这姑娘吵不过自己,若她愿意松口还好,若不那就坏她的名声,让她再也嫁不出去。

        赵兰都要急死了,爹娘刚走周关氏就气势汹汹过来,对着她就是一通乱骂,她哪见过这阵仗,当时就慌了,她这一慌,周关氏更是得寸进尺,骂的越发难听起来。

        看戏的人里头,有人看不下去,开口道:“关小菊,人家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你这话说的可有些难听了”

        那人话还没说完,周关氏将枪口调转过去,对着那人一通开火:“怎么,我说她还碍着你了?戳着你痛处了?”

        “是不是戳中她痛处我不知道,但舅妈您的痛处应该被戳中了吧?”

        洛秋扛着一大包东西费劲挤进人群,出场着实不怎么优雅,周关氏变了脸色,心道又多了个碍眼的家伙。

        “你怎么在这里?”周关氏抱着手,嫌弃的打量着洛秋,目光落在她背着的包袱上:“你还有钱去镇子上买东西?”

        洛秋搓了搓手,将东西暂时放地上,笑眯眯道:“这不是家里头多了个男人,也该置办些东西。”

        小村子里,大家邻里邻居,就是谁家鸡下了个蛋全村都能知道,更别提昨天周关氏在洛秋门口闹那一通。

        “没正经过礼办亲的野男人也敢拿出来说?”周关氏嗤笑一声,瞥了眼洛秋身后的赵兰,故意加大音量:“你俩从小一块玩,不会赵丫头也有样学样吧?”

        拐着弯骂赵兰不检点,赵兰气红了脸,想开口反驳,见洛秋挡在身前,忍着没有开口。

        洛秋道:“如果真是这样,舅妈可要好好反省下,人家姑娘宁愿要来路不明的野男人,也不要你家周富,说明什么?说明路边随便捡个男人都比你家周富强!”

        看戏的人哄的笑出声,周关氏哪里听过这种话,说的还是她宝贝儿子,怒上心头,恨不能扑上去狠狠给洛秋两耳光。

        “死丫头,嘴巴这么毒?周寡妇没教你好好说话?对了,我忘记了,周寡妇哪有时间教你说话,自己忙着偷腥都来不及!”

        周关氏也是气急了,什么话都往外面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偏偏周寡妇还摊上她这么个爱造谣的嫂子,村子里关于周寡妇的流言,大多都是从周关氏嘴里传出去的,毕竟是原主养母,洛秋可忍不住,依然摆着笑脸,语气多几分不善:“舅妈怎么知道我娘偷腥?难不成您在旁边瞧着?”

        对付这种没有底线的泼妇,只能做到比她更没有底线。

        “下贱的小蹄子,这种话也敢对长辈说?今儿我可要替你娘好好管教管教你!”

        这一说不得了,周关氏生了大气,说着去旁边柴火堆里抽了根木棍,拿在手里就要去抽打洛秋。

        洛秋也不躲,伸手握住打来的棍子,用力一拉,周关氏身子不稳,摔了个狗吃屎,十分难看,围观的人又是哄的笑出声。

        “别人也就算了,舅妈的管教我可受不起,舅妈也说了我只是娘的养女,和舅舅可没血缘关系,跟舅妈更是不相干,看在娘的面子上,我累着叫你们两口子舅舅舅妈,但若你们没有长辈的样子,也别怪我没有晚辈的样子!”

        啪的一声响,棍子狠狠打在周关氏旁边的地面上,敲出个小坑,周关氏吓了个哆嗦,面子上过不去,还想爬起来教训洛秋。

        洛秋冷眼瞧着,嘴角扯出笑来:“舅妈,我说到做到哦!”

        这时赵兰再也忍不住,跟着上前,啐周关氏:“我爹娘本来就没同意,你儿子好吃懒做手脚还不干净,村子里谁不知道,你送我家那些东西我爹娘一早就还回去,还多添了些,便是个人也做不出来我家骂人的事情!”

        赵兰也是生出几分气性,若是平时她还真不敢出头说这些,实在是周关氏做的有些过份,加上洛秋站在身前保护她,让她觉得自己不能再怯懦下去,一股脑全说出来。

        周关氏见赵兰也敢跟自己叫板,气的直笑:“都过了亲了,该做的也做了,你家不识好歹想退婚,你这丫头实在不知羞耻!”

        见亲事结不成,周关氏干脆污蔑赵兰的清白,敢让她不好过,那么赵兰以后也别嫁人了!

        旁边的吃瓜群众就好这一口,一听这个都不困了,交头接耳起来,谈论周富跟赵兰是不是发生过什么,听的赵兰涨红了脸,急得直跺脚:“你说什么,什么该做的事情,你说清楚!”

        以洛秋对周关氏的了解,她很快明白周关氏在扯谎,这种辱没姑娘家清白的事情她竟也做得出来,真是最毒妇人心。

        这种事情很难解释,从周围人的交谈来看,不少人更愿意相信周关氏。

        赵兰都要气哭了,洛秋拍了拍她的肩膀,稍微安慰下,才去看爬起来的周关氏。

        “舅妈这嘴好生厉害,上下嘴皮子一碰,人家姑娘清白就毁了。”

        周关氏冷笑:“她做的出来,我说不出来?”

        只要她咬定不放松,赵家和洛秋又能拿自己怎样?

        “那舅妈就别怪侄女了!”洛秋对着周关氏笑了笑,周关氏心生不妙,那边洛秋已经开口说起来:“三日前的下午,舅妈从河边芦苇丛里出来,没多久隔壁村那谁谁也从芦苇丛里出来”

  https://www.02shu.cc/97_97957/541279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