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书穿之拐个反派来种田 > 第10章:她的确是你娘

第10章:她的确是你娘

        “我,我就路过,看看而已”周娇声音逐渐小下去,昨天在赵家门口见到那个男人时,她只觉得自己心跳都漏了一拍,世上竟然有生的这般完美的男子,模样性格以及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贵气,都让她深深着迷,只可惜他似乎有娘子。

        周娇打量眼前的洛秋,没想到他竟然是周丫头的夫君,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平时总灰不溜秋的周丫头收拾干净后竟然不比自己差,让原本有些骄傲的她挫败不已。

        “路过?我看你站挺久,想看谁?”

        周娇冷静下来,仔细想来,前两天的确听娘提起周丫头捡了个男人,似乎还没办婚事,这么说来,自己也不是没有机会。

        “听说你有男人了来瞧瞧,都是一个村的,这么大的喜事怎么不和大家说?”

        毕竟只是听说,周娇觉得还是确认下比较好。

        “是有个,事发突然没来得及通知大家,下次一定。”

        “下,下次?”周娇愣在原地,洛秋也不理她,往屋里去。

        裴诏换上昨日洛秋买来的衣服,正在炕上打坐,洛秋进来时,他睁眼瞧下,又闭上。

        “外面有人?”

        想不到这位反派大佬听觉还挺灵敏,看他这样子是在练功?

        洛秋将医书放下,打趣道:“被您老美貌吸引来的小姑娘,眼巴巴等着看你一眼呢!”

        裴诏睁开眼,见她正在撩袖子,露出一截素白手腕,再次闭上:“你若闲的厉害,不如去之前遇见我的地方找样东西。”

        “什么东西?”

        “一块玉佩。”

        “行,等下吃完饭我就去找。”

        洛秋跑去做饭,裴诏这才睁开眼,目光落在那两本医书上,这女人不是不识字吗?

        饭后,洛秋背着背篓出门去,裴诏依然留在家里,功力在慢慢恢复,等解了毒就可以离开这里。

        半个时辰后,外面传来细微声响,裴诏起身推门,见有个姑娘站在院子里。

        “你是谁?”

        裴诏一出来出来,周娇目光就黏在他身上,只见他一袭水蓝长衫,木簪绾髻,芝兰玉树,恍如谪仙。

        “我,我叫周娇,”

        周娇捧着胸口,她能感受到胸腔内的小鹿正在乱撞。

        “有事?”

        裴诏扫她一眼,周娇更是紧张的话也说不出来,好半天才憋出句:“我来找周丫头”

        她才不是来找周丫头的,来之前周娇特意打听过,确定洛秋上山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才过来的。

        “她娘子她出门去了。”

        “那我可以进去等她吗?”周娇楚楚可怜的盯着裴诏,村子里没有男人能抵挡她这招。

        可惜裴诏不是这个村子的,还不吃这套,态度十分冷淡:“不能。”

        “为什么?”周娇挤出泪水,眼眸增添几分水意,越发动人。

        “瓜田李下,不合适。”

        说完,裴诏砰的将门给关了,周娇愣在原地,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竟然有男人能抵挡她的诱惑?

        这样的男人,不是自己的,想想都觉得不甘心,周娇满是不甘的转身离去。

        裴诏继续打坐,等再次睁开眼,天已经黑了,这女人竟然还没回来。

        裴诏感觉身体有些力气了,站起身往厨房去,盯着灶台思考起来,平时那女人是怎么做饭来着的?

        正想着,外面传来洛秋的呼唤声,裴诏走过去开门,门一开,手里被洛秋塞了个东西,低头一看原来是背篓,顺手放在一旁,见她笑嘻嘻走进来。

        “那玉佩我没找着,但我找着个别的,没准也是你丢的。”

        裴诏正皱眉,见洛秋弯着腰走进来,背上背着个三四岁的孩子。

        “”

        “你瞧瞧,这是不是你丢的?可是你失散多年的儿子?”

        “你觉得你很幽默?”

        “开个玩笑,但这个孩子是在捡着你的地方捡的,你说巧不巧?”

        洛秋边说边将孩子放在炕上,小孩穿的粗布衣裳,模样倒好看,瓷娃娃似的,她一个没忍住捧起小孩胖乎乎的小脸蛋亲了口。

        裴诏扬眉:“你这是想养?”

        “先看看能不能帮他找到父母吧!”

        洛秋站起身,看向裴诏,乐呵道:“诏兄气色不错,恢复的可以啊!”说着踮起脚拍了拍裴诏的肩膀:“帮我看下孩子,我先去做饭。”

        等裴诏回过神,洛秋已经在厨房忙活起来,算了,看在这女人最近照顾不错的份上,帮她看下孩子也没什么。

        洛秋做好饭回来,见裴诏坐在炕边,目不转睛的盯着孩子,看的十分认真。

        说实话,洛秋心里有些忐忑,毕竟大佬要她找的东西没找到不说,还带回来个麻烦,也不知他会不会嫌弃。

        “这孩子留着,不用找他父母了。”

        “为什么?”

        难不成真是他失散多年的儿子?

        洛秋弱弱开口:“他真是你儿子?”

        “你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吗?”

        洛秋连忙闭嘴,仿佛刚才的对话没有发生,摆出服务生般标准微笑:“诏兄请吃饭。”

        裴诏站起身,瞥见桌子上还有一小碗鸡蛋羹,看向洛秋。

        “这孩子是饿晕过去的,我先给他喂点。”

        裴诏没再理她,优雅的吃起饭来,洛秋把一小碗鸡蛋羹喂完,发现孩子脸色好看不少,跑到裴诏对面吃起来。

        多了个孩子,洛秋将炕中间的木头挪开,想着要养个孩子一间屋子肯定不够,修房子需要钱,钱怎么赚她得好好想想。

        半夜,小孩醒了,抱着洛秋直叫娘,洛秋哭笑不得的解释,小孩不听,洛秋只能由着他叫,见裴诏也被吵醒,干脆问起小孩来。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孩抱着洛秋的胳臂,用胖乎乎的小脸蹭了蹭:“名字是什么?他们都叫我小少爷!”

        小少爷?还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

        洛秋悄悄看了眼裴诏,她总觉得这家伙知道些什么。

        “嗯嗯!”

        “那是伺候你的人才这样叫你,你爹娘怎么叫你的呢?”

        小少爷仰着头想了想,大大的眼睛里是更大的茫然,小嘴跟瘪起来,十分难过的样子:“他们说我没有爹只有娘亲,娘亲很漂亮很温柔,所以你是我娘亲!”

        洛秋看眼裴诏,裴诏盯着小少爷,似乎在想什么,忽然开口:“她的确是你娘。”

        洛秋:“”

  https://www.02shu.cc/97_97957/541279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