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书屋 >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 第九百三十六章 绝不做负心汉

第九百三十六章 绝不做负心汉

        身为花魁娘子,这些年来,绿珠见识过的男子,可谓是如鱼似虾,多的不得了。

        那些口口声声情啊,爱啊的男人,别说是关键时刻,就是稍稍遇到些波折,就全都缩回了脖子,连人影都找不到。

        姐妹们流着无尽的眼泪,或是被青楼赶出去,再没了生路,落得一个凄凄惨惨的下场。

        这些年,见的太多了。

        太多了!

        绿珠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虽然并没有发生在她自己身上,那是因为她现在正当红,正是受人追捧的时候,等到势头一过,总有这种时候的,这一点不用怀疑。

        绿珠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于是,当王谧真的把绿珠从徐州城里带出来的那一刻,绿珠对他的崇拜就已经达到了一个顶峰。

        太爷们了!

        太仗义了!

        这就是英雄啊!

        只那一个瞬间,绿珠对王谧的爱情就爆发了。

        要不是何氏兄弟再三保证,王谧之后还会来接她,绝对不会把她放在何府不管,绿珠是说什么也不会跟着他们走的。

        绿珠不是不识大体的女人,那些大道理,那些规矩,她都是懂得的。

        在徐州的时候,她就已经听说,王侍郎是有老婆的,他已经结婚了,失望确实是有一点的。

        但也只是一点点,毕竟,以王侍郎的年纪,还有那辉煌的门楣,结婚是必然的。

        说不定娃都可以绕着大腿跑了。

        再者,绿珠出身青楼,再怎么说,也绝不可能得到一个体面的名分,只要能一直追随王谧,有个安身立命的所在,她便无怨无悔了。

        可惜的是,只是这一点点小小的愿望,现在似乎都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实现的。

        在焦急的等待中,绿珠终于听到了王谧的声音,她快步奔出来,终于在这面墙的边上,见到了情郎的身影。

        是啊!

        虽然王谧从来也没有承认过这种身份,甚至都不知晓这种事,但是,绿珠却是已经认定了。

        她倚靠在墙边,含情脉脉的看着墙那头,正在和何迈聊天的王谧,而王谧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她的存在。

        可是,她却把他们的谈话听了个真切。

        绿珠不关注那些是是非非,也不关心那些朝廷政治,什么太后,什么大臣,统统和她没关系。

        也不必担心她会把这些偷听到的事情泄露出去,根本没有这种可能。因为她关心的只有她自己的事。

        她饱含感情,充满了期待,却没想到,最后却落得一个无人理睬的命运。

        何迈确实办事周到,虽然两个人商议的都是正经事,他却没有忘记绿珠,最后还是提起了她。

        绿珠的眼睛瞬间就点亮了。

        太好了!

        我可以跟去了吗?

        她满心欢喜,却换来了王侍郎一句绿珠的事情以后再说,以后是多久?究竟是什么时候?

        难道,她还要在何府长住吗?

        绿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唯有落寞转身,回到房中。

        未来,谁知道呢?

        这句话,不只是适用于绿珠,更适用于王谧等人。

        听了王谧的发言,了解到了太后娘娘王贞英的想法,何氏兄弟简直是连连称奇。

        这是怎么回事?

        娘娘的表态如此诚恳,对北府众将,还有北府的士兵都是最优解,何氏兄弟为什么不像想象中那样兴奋?

        一切的原因,正在于和众人的想象太不同了,完全超乎他们的想象,这才让人难以接受。

        王贞英居然要保护北府兵,甚至不惜牺牲王恭的利益?

        这怎么可能呢?

        越听,越觉得像是天方夜谭。

        她王贞英究竟是谁的妹妹?难道改换门庭了?

        她这样选择,有没有和王恭商议过?王恭怎么可能同意!兄妹两个非要吵翻天不可!

        何无忌将这一份担心说与王谧,何迈就不用说了,这是一位盲目乐观者,都没有见到王贞英的真人,他就已经相信了她的话。

        毕竟,在何迈的观念中,没有人会无中生有,比如王贞英吧,她要是没有抱着这种心思,根本就犯不着和王谧讲这些话。

        就算是她和王恭站在一起,对北府兵铁血无情,其实,从她的立场上来讲,这也是完全正常的。

        没有谁会去责怪她。

        但是,她这样倒戈向北府,却让人无法放心,总觉得,她是故意诱敌深入,其实,心里想的完全是另一回事。

        蒙骗而已。

        “稚远,太后娘娘会不会是故意拖着我们,为阿宁争取时间?”

        “她会不会是担心我们先动手,所以才故意示好,想等到我们这边平息了,再提醒阿宁动手?”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毕竟,从现在的力量对比来看,北府的力量显然是要大大压过王恭的,这是很明显的事。

        但是,等到俘虏被分散在各个军营,看起来浩浩荡荡的大军,人数瞬间就会减少一半多。

        到那个时候,纠集建康城周边的护卫部队,再加上王恭能调遣的那可怜的一点点部队,也不见得就不是王谧的对手。

        较量一番,总也是有可能的。

        到时候,京口的部队不能及时赶到的话,王谧这边可就危险了,毕竟,失了先手。

        “稚远,太后娘娘的这一招,我们不能不防。”

        虽然何无忌忧心忡忡,但是,王侍郎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担忧。

        “无忌,你想多了。”

        “我认为,太后娘娘没有必要这样做,一来,她自己也说了,不可能在功臣刚刚返回都城的时候就向我下手,这样的话,便失了朝廷大臣的支持,不得人心。”

        “二来,虽然看起来,我们现在是和大军分离了,但是,北府兵距离我们还是很近的,只要我们给寄奴写一封信,让他时刻保持警觉,一旦局势有变,就让他立刻挥师南下,还没等阿宁扑腾起来了,他就已经败了。”

        “可是,如果他向你个人动手呢?”

        “我们可以说是防不胜防!”

        这种事情,前朝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虽然次数不多,但也并不鲜见。那就是针对大臣本人的刺杀活动,派出几名杀手,直接刺杀有势力的大臣,借以巩固自己的势力。

        何无忌总是有一种预感,他觉得,如果把王恭逼急了,他是可以做出这种事的人。

        何无忌这样一说,王谧就无言以对了。

        因为这确实是极有可能的一件事,而且,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避免。

        这种事情,更多属于灵机一动的范畴,亦或者是之前可能根本就没有任何部署,也看不出任何端倪,就连要下黑手的王恭,在正式行动之前,说不定都还没有一个计划。

        那如何防范?

        只要活着,就要活动,就要接触人,谁知道,这些人当中,哪个是敌人,哪个是暗藏的杀手?

        更何况,王谧还要继续筹建北府兵,监督火器制作,事情多的不得了,献俘仪式过后,就要忙碌起来了。

        这样忙碌之中,老实说,王谧是根本无法认真防范王阿宁的黑手的。

        他又不能像谢安似的,整天呆在家里,闭门不出,连上朝也可以不去,这样或许还可以防住别人的黑手,可是,王谧哪里有这样的条件。

        于是,他无法反驳何无忌的担忧。

        “无忌,话虽如此,但是,我觉得,太后娘娘有一句话说的也很对,若是杀了我,对于目前的大晋朝廷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即便是为了朝廷考虑,为了大晋考虑,阿宁也不会动手。”

        这个王侍郎也是很奇怪了,别人都恨死他了,想下黑手了,根本都容不下他,他还一口一个阿宁的喊着,好像两人还是好朋友一般。

        莫不是缺心眼?

        还是正经的圣父心发作?

        “这又作何解释?”

        这一次,何无忌是真的没听懂,完全不明白。

        哎!

        这还确定需要王谧用心解释。

        “无忌,关键就在北府啊,王恭想杀我,关键就在于忌惮我背后的势力,北府的兄弟跟着我出生入死,对我是忠心耿耿,这就让王恭的地位很尴尬。”

        “他虽然身为宰辅,却根本调动不了境内的任何一支军队,尤其是实力最强大的北府兵,也并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他确实会左右掣肘,非常难受。”

        “但是,即便除掉了我,北府也一样不会落到阿宁的手里,没有了我,也还有你无忌,还有寄奴,你们都是北府成长起来的年轻就将领,谁会听从阿宁的号令?”

        “若说现在,北府和朝廷还可以算作是相安无事,并且可以维持一段时间的话,一旦阿宁向我动手,不必狡辩,那就赫然是向北府出手了,两边就算是撕破了脸皮。”

        “我想北府的将士,都不会坐以待毙,那么,王恭的位子就更坐不稳了。”

        】

        “他的目标,掌控北府就更不可能实现,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是啊!

        确实是这个道理!

        何无忌恍然大悟,整个人都清爽了。

        “这样看来,王恭是绝对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就好!”

        “这我就放心了!”

        何无忌与何迈两个人纷纷转了个笑脸,看到他们放心,王谧也很是欣慰。

        虽然暂时是可以放心,但是,该准备的事情也绝对不能放松。

        很多事情都是一时才想起来的,就比如,如果不谈这一场,王谧便想不起要给寄奴写封信。

        这件事必须立刻实行,绝对不能拖延,还要找可靠的人去京口送信,不能随意处置。

        以防消息走漏。

        “好了!”

        “带我去见绿珠,我带她回去。”

        “现在就回去?”

        “太快了吧!”

        正经事都谈完了,王谧便提起了绿珠,他当然没有忘记这位美人,不过是刚才朝廷上的事情更加紧急,来不及处理罢了。

        而何迈却没有马上放人的意思,不只不想放人,还流露出了担忧的表情。

        “当然了!”

        “留在你这里,实在是太叨扰了,再者,这本来就是我的事,也没有什么拖延的必要。”

        “你真的下定决心了?”何迈还是不放心,又追问了一句。

        “稚远,别怪我们没提醒你,你家娘子可不是个好惹的,厉害的很,你就这样带着绿珠回府,你想想,你进得去家门吗?”

        哎!

        虽然都是男人,谁也不想落得个这般下场,甚至连提都不愿意提,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应当面对现实。

        现实就是,谢明慧的火爆脾气,建康城都是有名的,这么一个刁蛮的佳人,又是刚刚成婚,想也知道,她是绝对容不下绿珠的。

        “这……家门应该还是进得去的吧。”再开口,王侍郎的态度就有些松动了。

        眼神也是反复闪躲,不敢和兄弟们对视。

        看他这副没底气的样子,就知道,他根本就没有把握。

        于是,何迈就更要劝一劝了。

        “稚远,依我看,你完全可以让绿珠娘子在我们这里小住几天,反正我们两个在建康城也没有家卷,不会不方便。”

        “你呢,还是回去先陪一陪娘子,找个机会,跟她说一下,不要让她误会。”

        “误会都不会有,要我说,稚远,你根本就不必带着绿珠回府,就让她先住在我们这里,你呢,找个合适的空闲去寻一处房子,再把她接出去安置,不是更好吗?”

        “给她一些钱,找几个奴婢伺候着,这不是都妥了,神不知鬼不觉的,谁都不会知道,娘子那边,自然是能瞒着就瞒着,不能让她知道。”

        “女人的脾气,你还不晓得吗?”

        “即便是你什么也不做,就带着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娇娘子回府,让她知道了,你也是有理说不清,还要被扒一层皮。”

        “还不如就这样瞒着,不让娘子知晓,到时候,瞧瞧的把绿珠安置了,以绿珠的脾气,她也不会到府上去告密,也不会有人知道,我们兄弟也不会多嘴。”

        “这样娘子的心情也好了,你也省的去浪费精神吵架,也免受责难,不是好事吗?”

        是啊,是啊!

        要是能这样办,确实是好事一件,也确实能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但是,这可能吗?

        首先,绿珠跟着王谧回城的消息,不见得就能像众人想象的那样,严丝合缝,密不透风。

        真的没有旁人知道,一旦走漏了消息,王谧的处境就会更加糟糕,谢明慧不是个疑心很重的人,但是,一旦让她抓住把柄,好端端的王谧就会变成养外宅的负心汉。

        岂不是更冤枉了!

  https://www.02shu.cc/98_98969/689724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02shu.cc。02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02shu.cc